齐白石和李苦禅对话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8-27     文章浏览次数:4002次

摘要:齐白石说:“众皆学我手,英也夺我心”。对于那个曾叫李英的李苦禅而言,这句话不仅是老师对学生的肯定,也揭示了平凡和高难度的绘画真谛——“夺心”。

         1923年,仅24岁的李苦禅常拉着洋车穿行于北京城的大街小巷。为了生活,他晚上凭力气拉洋车赚钱,白天在国立艺专听课学画;为了颜面,每日拉车他总是离齐白石先生的住所远点,生怕被撞见丢老师的面子。 

        说来巧,一个星期天,李苦禅拉车到王府井大街的时候,恰遇齐白石和朋友从书画店出来。李苦禅大吃一惊,转身想躲开,但听见身后传来齐白石喊声:“苦禅,还不过来,送我回家!”  
        齐白石说:“众皆学我手,英也夺我心”。对于那个曾叫李英的李苦禅而言,这句话不仅是老师对学生的肯定,也揭示了平凡和高难度的绘画真谛——“夺心”。  
        当然,画面的“鹰”,同样,也是赞美内容之一。  
        在全国的政协礼堂举行“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收藏齐白石作品展”和“李苦禅、李燕父子书画精品展”中,大大小小的“鹰”,一下子把记者和观众的视线拉长近百年。 
        展厅正中悬着一幅款识“白石老人自存自稿”齐白石设色《松鹰图》。松针挺直俊秀,远近分明,雄鹰气势轩昂屹立在苍劲松干之上,威风凛凛。
齐白石《松鹰图》      
齐白石《松鹰图》
        而展厅四周,李苦禅近10幅以“鹰”为内容的精品则秉承着白石先生绘鹰的勇猛之气,苍鹰喙如利斧,爪宛钢钩,浑身浓黑,不怒自威。齐派发展与传承,立见分明。
        众所周知,齐白石作画,常常将得意之作压箱底,谓之存底稿,从不轻易出售。同时,松鹰虽是齐白石著名题材,但设色却少之又少。因此,从题上观之,也见齐白石对此松鹰图的自赏之情,溢于言表。 
        而2011年时,一幅接近24平尺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55亿成交价震撼市场,也随即创造近现代书画的世界纪录。这幅市场可见的齐白石最大尺幅,不仅成为齐白石画作价格标杆,也从侧面体现人们对齐白石画作,尤其是“松鹰”题材的喜爱。  
        无独有偶,对李苦禅而言,毋庸讳言,就像白石老人以绘虾闻名一样,苦禅先生以绘鹰名扬四海,据成交显示,在当前艺术市场成交价前10名排行榜上,苦禅先生以“鹰”为主题占据7席。  
        对此,李苦禅儿子、中央文史馆馆员李燕表示,以“鹰”为主题的画作,是父亲最为喜爱的题材。而这也造就了李苦禅绘“鹰”的盛名。“其实这和父亲的性格有关系,管他要画儿时,他总是‘有求必应’,我觉得这个‘应’应该改成老鹰的‘鹰’。”      
        在展出的三十余幅李苦禅的作品中,《高瞻远瞩》、《鹰石图》、《幽谷灵鹫》等几张以鹰为主题的作品虽然看起来相似度很高,但画作中,每只鹰各有的神态,浓烈的金石韵味,却将李苦禅绘画充盈的力度和细节的控制尽显无疑。
李苦禅《高瞻远瞩》      
李苦禅《高瞻远瞩》
        当然,除了齐白石和李苦禅的“鹰”,郭秀仪的“鹰”则显现了齐派女弟子的“功力”。 
        稍微熟悉一点艺术市场的人都知道,黄琪翔、郭秀仪夫妇以收藏齐白石作品最富盛名。在解放初期,他们应该算是收藏齐白石艺术最富有的人家,那些直接得自齐白石的画作,不仅数量巨大,而且精品迭出。从当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而言,现在拍卖市场上出现的、有着黄琪翔、郭秀仪名字上款的齐白石作品,一幅动辄数百、上千万元,令人叹为观止。  
        而作为齐白石最为得意的女弟子,抗日英雄、第一届全国政协的特邀代表黄琪翔的夫人郭秀仪,则曾经与老舍的夫人胡絜青、评剧名伶新凤霞等共同跟随白石老人学画。由于她跟随齐白石学画非常努力,提高得很快,甚至完全超出了齐白石的预期。早在1951年,齐白石就曾在郭秀仪的《海棠秋色》题字,明确的指出:“海棠结子又秋风。秀仪女弟子大易进步,同门人只此人也!”  
        也是因为如此,郭秀仪、黄琪翔夫妇不仅收藏了包括上文所提《松鹰图》在内的大量齐白石精品力作,并以收藏白石老人画作之精名扬艺术市场,也妙手绘就了大量大写意画作,深得齐派自由奔放、潇洒灵秀的真传。  
        对此,许麟庐之子,著名画家、收藏家许化迟表示:“郭秀仪背临白石老人的鹰与寿桃之图,不仅用了白石老人特别自制的颜料,也体现出了齐派的风神。几十年之后再看到这样在一起展出的画作,让人对这份师生之情感动不已。”常忆师生父子情  
        在听到老师齐白石“苦禅,还不过来,送我回家!”的召唤后,李苦禅低着头将车转身,请白石老人上车,拉起车就跑。拉车途中,齐白石和蔼地问他:“苦禅,你经济困难,拉车度日怎么不告诉老师呀?” 
        李苦禅牛头不对马嘴、答非所问地回答道:“这……这……我对不起老师,给老师丢脸了。”  
        齐白石说:“丢脸,丢谁的脸呀。你不知道老师是木匠出身,鲁班门下吗?这难道也算丢脸吗?苦禅呀,靠劳动吃饭是不丢脸的,是正当的!”  
        李苦禅拉车将齐白石送回家后,齐白石对李苦禅说,你现在学画是主要的,要把洋车退掉。而为了帮助李苦禅学画,齐白石让李苦禅搬到自己的住处,腾出一间厢房让他居住,并挑选了李苦禅的一些画,亲笔题款后送去画店,帮助他学画。在齐白石的关心下,李苦禅终于成为一代名家。 
        这段出现在五年级小学语文课本(沪教版)中的“励志”故事,名字就叫做《齐白石与李苦禅》。 
        “几十年来,我都和父亲在一起形影不离,特别是到了老年,因为文革的时候总把人的名字反着写,因此父亲总是怕自己把印章盖倒了,就用指甲画个印 儿,让我盖章,我还记得,当时他用的印泥是我在荣宝斋工作的时候给他定做的。”李燕回忆道:“他视人格为画格的基础。他教导学生要摒除俗气、傲气、铜臭气、小气等坏习气,要培养侠气、豪气、逸气甚至是傻气。”  
        其实,早在上世纪70年代,李苦禅就成功地创作了许多鸿篇巨制。上世纪80年代,他曾经为人民大会堂画了一幅墨竹图,用的宣纸是三张丈二匹拼接的。要驾驭这么大的画幅,其难度可想而知,而当时,老人已经是83岁高龄了。  
        创作这幅墨竹图时,李燕就从旁协助。那次,李苦禅就用特制的巨笔开始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花鸟画创作。而第二年,他还以84岁的高龄完成了巨幅国画《盛夏图》,这幅画由四张丈二匹宣纸联结而成,面积约有21平方米。 
        近两年艺术市场赝品泛滥,一次性展出如此多的李苦禅作品,不免让人怀疑作品的真实性。李燕对此并不回避,“我和父亲几十年的相处,很多作品都是我看着父亲画出来的,我想我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鉴定这些作品的真伪,展出的每一张作品我都亲自鉴别过。而看到这么多父亲的作品出现,我也十分激动。”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