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百科

-谁掌握了历代画家的饭碗?

谁掌握了历代画家的饭碗?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8-26     文章浏览次数:3679次

摘要:如果说明代之前,画家的饭碗由皇室贵族决定,明代中期开始,巨贾豪富就成为画家饭碗的掌控者

        尽管有无数里希特那样的艺术家一再声明市场是愚蠢的,有无数倪瓒那样的艺术家根本不把饭碗放在眼中,但是艺术家的饭碗就是艺术的一部分,就像艺术家的生活也是艺术史的一部分。如果说明代之前,画家的饭碗由皇室贵族决定,明代中期开始,巨贾豪富就成为画家饭碗的掌控者。民间资本开始掌控画家的饭碗,商贾的品味开始影响艺术史。

吴道子 《八十七神仙卷》局部

吴道子 《八十七神仙卷》局部
唐代:温与饱的边缘
        唐朝是所有中国人的骄傲。许多当代人在现实中碰壁、在爱与痛的边缘苦苦挣扎的时候,往往“梦回唐朝”,但事实上,唐朝人大多都在温与饱的边缘苦苦挣扎。唐代所谓的繁荣强盛,只是相对于前朝或当时其他国家而言。其实唐代的普通百姓,大多数在温饱线上浮沉。
        一个唐代民间画工的工钱与泥瓦匠、木匠一样,都是每日十五文。如果画匠家中有老父母、妻儿,一家五口,按照开元年间的米价,五口之家每日买米就需十三文钱的开销。除了买米之后,只剩两文钱,还要买菜、衣裳、交租和税。吃肉对他们来说,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如果碰到当天没有开工,那就连这十五文的收入都没有。这就是所谓的唐代“开元盛世”的一个民间画家的真实生活。
  唐朝不是一个自由、平等的社会,它极其讲究等级制度。同样是艺术创造者,民间画家与宫廷画家的差距非常大,能否吃上皇家饭,决定了一个艺术家是天上云,还是脚底泥。相比起民间画家的稀粥白饭,吴道子等有官衔的宫廷画家时常有皇帝的“赐宴”,官员间的“公宴”更是寻常,作为统治阶层的一员,宫廷画家有着吃不完的宴席和领不完的红包。
  但是我们要知道,虽然唐代的宫廷画家捧着金饭碗,他们绝不是只会溜须拍马的饭桶;虽然唐代的民间画家工钱低贱、衣食堪忧,但是他们也没有绘画上敷衍了事。唐代涌现大批著名的画家,见于史册者就达200余人。无论是宫廷画家或是民间画家,共同努力创作出瑰丽、宏大、明快、豪放的唐代绘画艺术,成就了中国绘画史上的一个高峰。
千里江山图
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
宋代:好饭碗,皇家造
        宋代的几位皇帝喜欢绘画,是全天下画家的运气。酷爱艺术而著称的宋徽宗设立了画学(艺术学院)和翰林书画院(宫廷画院),把绘画正式纳入科举考试之中,使民间画家都有机会捧上皇家饭碗。
  宋代是宫廷美术全盛时期,画院规模宏大,名家辈出。考生进入“画学”之后,按分数分等级,等级不同,所供的饭菜也不一样。但是不管饭菜好不好,朝廷包吃包住,所以捧上皇家饭碗的画家的“恩格尔系数”降为零。
  宋代并不是一个对画院画家有着优厚待遇的朝代。宋代等级最高的画家为“待诏”,他的年薪为:24贯。而当时百姓基本生活费为36贯/年。宰相基本年薪是6000贯,但另外还有数倍于年薪的各种收入。由此可见,如果没有额外的卖画等收入,宋代画家的年薪连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都无法维持。
  今天的公共场所,如果能挂上一张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印刷品,算是难得的“有品位”。但在宋代,几乎所有的娱乐场所、茶肆酒楼都挂有画院名家的真迹画。据《梦梁录》记载:“汴京熟食店张挂名画,引观者流连。今杭城茶肆亦如之,插四时花,挂名人画,装点店前。”这里所谓的“名人画”,就是宫廷画院的画家之作。
  在皇家饭只能解决温饱的情况下,民间售画就是很好的副业。宋代经济市场活跃,让画家的温饱不再成问题. 对商家来说,花费少许,即可获得宫廷画家的作品,就能拥有接近皇家宗室、上层阶级的品味格调。对画家来说,打一份包吃包住的政府工,加上私下卖画交易,生活从此告别艰辛。
  但是我们也要明白,老板一手递给你一只饭碗,另一只手就会递给你一本规章制度。画院制度提高了画家的社会地位,促进了绘画的进步和繁荣,催生了更多画家的创作力,但同时也对画家创作的意识形态起了约束和规范。
  吃上皇家饭的画家形成了画院内外一种共同的文化归属感,也形成了共同的美学标准。没有进入画院的画家为了进入这一行业逐渐被同化,个体画家也必须改变自己的风格以适应画院风,这样才会被社会所容纳,才会被共同的审美认可。
  宋代的皇家饭决定了院体画的主流地位,画家要想捧上好饭碗,就必须认同院体画的审美。
赵孟頫 画作
赵孟頫 画作
元代:男人,应该瘦一点
        在元代,征服者和统治者的雄性激素猛涨,但是同时代的绘画却阴柔无比,这是历史对艺术开的玩笑。
  蒙古族的入侵,打破了画家的饭碗,也砸掉了无数文人的饭碗。元初,废除科举制度,万千学子失去了学而优则仕的梦想。文人的地位一落千丈。为了一抒胸中不平与怨气,也为了打发时光,文人以画作来寄托思想成为风尚。文人画就由此兴起。
  著名的元四家: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只有黄公望早年间做过芝麻官,其余三人都不热衷仕途。元代的许多文人画家大多选择隐居山林,不愿做二臣。他们都觉得男人应该瘦一点,侵略者的饭,不吃也罢。在饭碗与忠贞面前,大多数文人挑选了后者。画家没了饭碗,艺术史也由此改变。
  元代统治者喜欢举办各种饭局,饭局是一种政治工具,掌权者用这个政治工具来唤起臣子的觉悟,把人群团结在共同的价值周围。元代成就最大的艺术家,同时也是最著名的二臣:赵孟頫,就是统治者饭局的贵宾。
  元代国宴的菜谱以羊马肉为主,保留着浓郁的游牧风情。老子是一个对饭碗和饭局很有研究的人,他说:治大国,若烹小鲜。但是,弯弓射大雕的元代统治者既不会治大国,也不会烹小鲜,他们砸碎了许多人的饭碗。不过很快,他们连自己的饭碗也打碎了。
  大时代下个人的命运微不足道,元代画家的饭碗被打碎,三餐不继,人比黄花瘦。这是时代对人性最野蛮的蹂躏,这是历史对艺术最残忍的调戏。但是奇妙之处在于,元代九十年的黯淡岁月里,艺术之光并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动人。这就是文明的坚韧与艺术的伟大。
文徵明 《石湖》
文徵明 《石湖》
明代:吴派绘画与江南画派
  如果说唐、宋是宫廷画家的黄金时代,那么明代就是江南画派的天下。
  元末画家的隐逸文化,与新朝代的恢弘气象格格不入。明朝初期,以朱元璋为首的皇家、贵族、宗室都出身于最贫困的下层社会,他们无法欣赏元代末期那种内敛、含蓄,带有个人哀愁的文人画风格,马上得天下的皇帝和贵族都喜欢气势磅礴、猛气横发的绘画。在皇室和贵族的支持下,雄浑大气、浓墨渲染、强劲雄健、恣意狂放的浙派绘画占据了画坛的主流地位。
  这一时代,画家的饭碗主要来自宫廷与贵族。比起元代,明代统治者更注重绘画艺术,立朝之初就建立了画院。但是由于朱元璋猜忌又暴戾,赵原、盛著、周位等画家竟以画作“不称旨”被处死。更为荒诞的是,宫廷画家并没有专门的官衔,往往被授以“锦衣卫”的武职。锦衣卫的恶名与画家的身份风牛马不相及。
  到了明代中期,代表着皇室贵族品味的浙派开始走下坡路,随着领军人物的逝去,浙派的画风逐渐流于粗鄙。而沈周、文徵明为首的“江南画派”逐渐兴起。整个文化圈的审美意趣在吴门画派的江南画派的影响下,发生了根本转变。浙派画家渐渐无法立足。
  以文徵明为首的江南画派的兴起,象征着江南文人品味的胜利。同时,画家饭碗的掌控者也由皇室贵族,转向了民间的富豪。
  明代中期,国泰民安和生产力的发展催生了一批新贵与富豪。尽管商贾腰缠万贯,依然被看成缺乏文化修养的暴发户。于是商人为了进入主流文化圈,提高社会地位,就仿效文人举办各种风雅活动,广交文友,与书画家密切往来。
  从此之后,商贾开始为文人画家们提供饭碗。不少画家在富豪的私家园林里吃上了长期包饭。商人的地位由卑微,到与艺术家平起平坐,再到作为主人请客吃饭。也意味着资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如果说明代之前,画家的饭碗由皇室贵族决定,那么明代中期开始,巨贾豪富就成为画家饭碗的掌控者。民间资本开始掌控画家的饭碗,商贾的品味开始影响艺术史。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