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古代书画名家

-对董其昌的争议:书法家、画家还是人渣?

对董其昌的争议:书法家、画家还是人渣?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8-26     文章浏览次数:5902次

摘要:世人常说“文如其人”,“文品即人品”,元好问更有“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之句,以说明文艺家人品与创作的旨趣差异。而著名画家董其昌便是画品与人品相分裂的典型。

董其昌

         看到故宫的武英殿内正展出的董其昌的两幅字画,由此想到人品和画品的一些典故。中国古代的画家常以梅兰竹菊象征其品格,以山水清音道出诀俗超逸之遁世理想,书画亦是“心画”。民国初年北京的画坛领袖陈师曾评价:“文人画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盖艺术之为物,以人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潘天寿也说过,“品格高,落墨自超。此乃天授,不可强成。品格不高,落墨无法。人格方正,画品亦高。”

         元初的赵孟頫是罕见的山水、花鸟、人物、竹石诸体兼擅的文人画家,书法更让乾隆如痴如醉,却因身为赵宋皇裔入仕元朝而被一票否决,背负几百年骂名。宋代书法大家有“苏黄米蔡”之说,后世却为其“蔡”是蔡襄还是蔡京争论不休。蔡襄北宋初年人,早于苏轼、黄庭坚,蔡京是北宋末的高官。依古人注重年齿惯例,不会把前辈排后生后面,所以应该是蔡京。后来为什么变蔡襄,原因众所周知。
         但把画品和人品画等号秩序,实在不乏严重的分裂者,明末董其昌。他所作所为令我们对文人和温润形象的想象瞬间毁灭。
        “今日生前画靠官,他日身后官靠画”,轻巧点出董其昌凭权力成画坛巨擘,又借书画交结盟友的手段。他善于打太极,对于人事极精明,在仕途生涯中也三进三退,腾挪闪跃,既在仕宦阶层中营造谦逊超迈的形象,又轻松攀上世俗权势的巅峰。
董其昌作品
         董其昌出身松江望族,幼时家寒。十七岁靠他人资助通过府试成秀才,直到三十五岁(1589年)考中进士,授庶吉士、翰林院编修,充皇长子(即后来明光宗朱常洛)讲官。但一年后,他就奉旨以编修养病,“家食二十余年”。其时,正明朝历史上达十余年的“国本之争”,其间还发生了著名“妖书案”、“楚太子狱”,朝廷内部为册立太子事党争不休,风云诡谲。
        董其昌借口养病,实则是拿俸禄保留编制,悄悄避风暴中心。直到光宗继位,董以帝师的身份重回朝廷,授太常少卿,掌国子司业,修《神宗实录》。但光宗执政一个月后就驾崩,继任熹宗天启,魏忠贤和皇帝乳母客氏把持了朝政,天启五年,董其昌被任命南京礼部尚书,在任一年即退隐“家居八载”。
        崇祯五年,魏忠贤死,政局清明,七十七岁的董其昌第三次出仕。次年,温体仁将周延儒排挤内阁,魏忠贤余孽的鼓动下掀起党争,排斥东林。崇祯七年董其昌又退归乡里。
        从三十五岁走上仕途,八十岁告老还乡,为官十八年,归隐二十七年。与家乡松江的先贤陆机崇奉“士为知己者死”比,董其昌则明哲保身的政治智慧,用得出神入化。他科举入仕进入精英阶层,结交东林派,又与反东林党人惺惺相惜,其谥号“文敏”。
      《枣林杂俎》曾载有“华亭董玄宰宗伯,坐部堂上,朝鲜贡使谓为异人。夏给事子晹,使琉球归,求董书,贻其来使。”这大概是明史所示的“名闻外国”,不借官职权势,恐怕做不到。在归隐乡间几十年里,他不失意,反而因前阁老身份,求鉴定、买书画纷至沓来,润笔数目可观,坊间甚至传闻其有良田万顷、游船百艘、华屋百间。
        在民间,他声名狼藉,《民抄董宦事实》中有讨伐檄文:“其字非颠米(米芾),画非痴黄(黄公望),文章非司马宗门,翰非欧阳辈,何得侥小人之幸,以滥门名。并数其险如卢杞,富如元载,淫奢如董卓,举动豪横如盗跖流风,又乌得君子之声以文巨恶。呜呼!无罪而杀士,已应进诸四夷,戍首而伏诛,尚须枭其三孽。……”措辞激烈、杀气横溢,导致了一场民众自发倒董事件。
        导火索是万历四十三年“争使女”纠纷,松江府学生员陆兆芳家使女绿英改换门庭,投靠董其昌的陈明,探母未回,陈明率众打陆兆芳家资,将女抢去,引起陆董二家矛盾,后经乡绅斡旋而告结束,陆兆芳忍辱休兵。但“街坊传闻共忿”,或称六十一岁董其昌相中绿英,欲娶为妾;称董其昌的二儿子董祖常见色起淫,诱淫绿英。此事实际是明末江南地区常出现的“奴变”,由奴仆背主投别家,引起主家争斗。
董其昌书法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说书艺人钱二以《黑白传》影射董陆之争,第一回目即名“白公子夜打陆家庄,黑秀才大闹龙门里”。陆兆芳肤色黝黑,呼“陆黑”;董其昌号思白,次子董祖常人呼“小白”,还有董的居所邻“龙门寺”。董其昌异常震怒,认为诸生范昶所写,逼他去城隍庙证清白,不料范昶突然暴毙。范家也是官宦之家,范母曾被朝廷封赠宜人,范妻龚氏还是董祖常的姨母,于是范家婆媳携三个女仆上门讨要说法。但据涉抄董宦案生员的“辩冤状”的描述,“其昌父子不思自反,辄肆恣陵,毁桥于河,闭门毒打;将州守公之命妻(指范母)推委于沟壑;将给谏公之孙女(指范妻,与董其昌妻为姊妹)裂去其缞裳(丧服);惨辱随从之妇女,更不可言状,大都剥裤捣阴。”令人震惊的“剥裤捣阴”行径,引起人神共愤。
         范昶之子范启宋是府学生员,这一事件引起了松江、华亭、上海、青浦和金山五学生员的义愤,诸生聚在明伦堂声讨,也助推了舆论,导致民众包围了董府。慌乱之中,董家召集打行保护宅邸,但打手们向周围的民众投掷砖瓦、泼洒便溺,更激起怒火。恶少王皮、曹辰趁机发难,先率众拆毁了陈明的住宅,后又焚毁了董祖常、董祖源的府邸。 
书画名家董其昌视频介绍:

          事件究竟是“民抄董宦”还是“士抄董宦”?但不论责任主体是谁,这一事件在封建时代都是绝无仅有的,也是后世讨论董氏人品时的最大污点。但我们翻阅《明史》对这场风波的记载,则是“为势家所怨,嗾生儒数百人鼓噪,毁其公署”,将之轻描淡写为性妒之人为泄私欲而煽动的打砸抢行动,并以“性和易,通禅理,萧闲吐纳,终日无俗语”描绘这位书画大家。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