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古代书画名家

-天下第三行书——学士才子之风的《寒食帖》赏析

天下第三行书——学士才子之风的《寒食帖》赏析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8-17     文章浏览次数:4314次

摘要:《黄州寒食诗帖》在书法史上的影响很大,被称作“天下第三行书”,也是苏轼书法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苏轼《寒食帖》

【释文】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闇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须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苏轼《寒食帖》局部

【法帖背景】

       元丰三年(1080)二月,苏轼四十五岁,因宋朝时最大的文字狱“乌台诗案”受新党排斥,贬谪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在精神上感到无比寂寞,郁郁不得志,生活上穷愁潦倒,第三年四月,也就是宋神宗元丰五年时(公元1082年)作此两首寒食诗,书写此卷的时间大约在翌年,或元丰七年离开黄州以后。元符三年(1100)是卷收藏者蜀州的张氏取之邀黄庭坚观赏,并书一则题跋,和原迹可谓互为辉映。  

     《寒食帖》是苏轼行书中的代表作。这是一首用来遣兴的诗作,是苏轼在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诗写得苍凉多情,表达了苏轼当时惆怅孤独的心情。此诗的书法也正是在这种心情与境况下,有感而出的。通篇的书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气势奔放,而无荒率之笔。《黄州寒食诗帖》在书法史上的影响很大,被称作“天下第三行书”,也是苏轼书法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这篇《寒食帖》是他在宋神宗元丰二年(1069年)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时所书行草《黄州寒食二首》诗。这是两首遣兴的诗作,是苏轼被贬黄州的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他能书善画,说自己:"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可见他重在"意趣"。因此他的书法艺术较之诗歌艺术史更具有直观性。此诗所寄托的情愫见诸于书法作品就更为丰富了,其韵味色彩是别有洞天。

苏轼《寒食帖》局部

《寒食帖》的书与情感

       苏轼擅长行书。全帖字形欹正参错,或大或小;结构的左右疏密相间,时紧时放;运笔浑厚中带着俏丽,圆转中又见劲挺,布白时疏能走马,时又密不通风,浑然天成,自然生动,形成强烈的节奏与韵味,反映了他的感情起伏与波动,或冷如死灰,或悲情愤慨;有时仰天叹息,有时不甘压抑,是当时苏轼感情的生动流露。

       从“自我来黄州”起到“病起头已白”,特别是前三行,结体钭正、大小变化悬殊,时往东去,又往西来,斜斜正正,大大小小,运笔尚未放开,布白也很萧疏,犹如重抚窘境,心情抑郁,欲诉难言,欲哭无泪,希望破灭,苦境难移,反映出一种“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的无限失望的伤情。从"春江欲入户”句,到“死灰吹不起”,字体明显放大,笔画奔放急促,运笔不计工拙,随心所欲,似无缰骏马,一任其驰骋奔腾,布白密结,似乎透不过气来,反映出苏轼的心潮澎湃,悲愤齐涌,不可遏制。

       志高才人的苏轼竟落到了“煮寒慕”“烧湿苇”的困境,似乎可以听到他在呼喊苍天的声音,然而苍天给予他的回答是绵绵的寒雨。情绪突然悲落,只有长叹息,“烧湿苇”、“乌街纸”二句布白突然萧疏,墨色惨淡,直笔无限拉长,就是反映了这种慨叹人生的感情,由于“君门深九重”,“死灰”再也吹不起了,只有叹息而已。心情渐为恢复,到末尾行笔又变得缓慢,以持重而平稳地收笔完篇,字体与行笔效果与篇首遥相呼应,辉映合拍。全篇有雄肆毫放的风范,清雅书巷之气,情感发自丹田,气势贯于手笔,从中可看出苏书深厚的功底,笔墨技巧昭昭在日,确实具有心手相忘, “兴来一挥百纸尽,骏马倏忽踏九州”的气势。

                                                    天下第二行书——触目惊心,撼魂震魄的颜真卿《祭侄文稿》赏析
                                               深得王羲之《兰亭序》笔意的天下第五行书杨凝式《韭花帖》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