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当代书画名家

-书画家崔新普,邙山入画现新象

书画家崔新普,邙山入画现新象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8-06     文章浏览次数:4183次

摘要:画家崔新普居住在邙山脚下,从小与山为伴,朝夕相处间对邙山的血液流动,了然于心。邙山于他,就像是战士手中的钢枪,舞者手中的水袖,书法家手里的毛笔一样,已成为生命存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崔新普四尺横幅《邙塬秋韵》
崔新普四尺横幅《邙塬秋韵》
泼墨挥毫绘大山 浓淡干湿画成美
  画家崔新普居住在邙山脚下,从小与山为伴,朝夕相处间对邙山的血液流动,了然于心。邙山于他,就像是战士手中的钢枪,舞者手中的水袖,书法家手里的毛笔一样,已成为生命存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论语》有言: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崔新普先生把对邙山的热爱都灌注于笔端,泼墨挥毫间将邙山的雄伟挺拔尽现在宣纸上。
  起初只是轻轻勾勒了一个树干,接着是一枝树枝,而后有星星点点的树叶点缀其间。邙山上的树木汲取了黄河的水分,又浸润邙山的文化营养,长得都是茂盛的,星星点点的树叶实在显示不出茂盛的样子来。然而崔新普先生的树木画到这里,戛然而止,洁白的宣纸上一棵树孤零零的站立着。令观者暗自着急,说好的邙山风景呢?
  一代文豪苏轼曾说过:“平淡乃绚烂之极也。”苏轼的一生虽在仕途上不顺利,但是文章、书法、绘画皆自成一家,其对待自己的作品曾有一句著名的诗句:“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苏轼的境界和孔子倡导的“吾有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一脉贯通,无法是有法之下的无法,从心所欲是规矩之内的随心所欲,孔子和苏轼讲究的都是胸有成竹的淡定和从容。崔新普先生经年仰望邙山,山中的一草一木皆在心中。
  宣纸上已显现出石头、小草、房子的轮廓,它们被安排在树的周围,这时再看树,仿佛闻到一股烟火的气息。邙山是有生命的,有烟火味道的树木才是邙山的树木。近景过后是远景,崔新普先生用淡笔“随意”勾勒了几下,连绵不绝的山就出来了。邙山是连绵的,纵横一百多公里,孤立的山一定不是邙山。山是远山,淡山远景,端的是清逸缥缈,俊秀绝尘!
  有学者说,中国的文人作画,大多是托物言志,在黑与白的自由转换中表现自己的志向。中国的文人是含蓄内敛的,他们不习惯自吹自擂,而是脚踏实地的为广大老百姓谋福利。观崔新普先生作画,就可知这种文人的气节,虽然还只是寥寥几笔,但是宣纸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叶无不露出画者的静雅之风、通灵之心!
  第一遍的画作初景已经创作完毕,当观者还沉浸在远山的淡雅中时,崔新普先生就已经开始了第二遍的加工。它比第一遍要细致,贯穿的绘画技巧也越来越多,勾斫、皴擦、点、染,树木和山石的明暗起伏和光感越来越强烈,空间层次感也越来越分明,山依然是淡山,只是邙山的厚重感已经显现出来了。整幅画作到这个时候,对邙山熟悉的人就知道崔新普先生画得确实是邙山了。
  画家创作,犹如在与自己的心灵对话,“静”是他们最基本的要求,叩问心灵的最后就是画面的呈现,所以很多画家在创作的时候,都不希望有第二个人在场。崔新普先生也讲究“静”,只是崔新普先生讲究的是“心静”,观者喧哗于我如世外之音。这份涵养令崔新普先生的气质与众不同,也似乎必然造成了他的画作超然世外。
  只剩最后一遍工序了,只要上完色,这幅“邙山之景”的画作也就算完成了。崔新普先生对上色,要求极严,他先是把颜色挤到一个砚台之中,用毛笔轻轻调匀,沾上些水,再轻轻调匀,发觉水沾得有些多了,又拿来另一个砚台,重新挤颜色、调匀、沾水、再调匀。毛笔在宣纸上细细的游走,画面上便不再是黑与白的主场,上过色的“邙山之景”,无论是远观还是近看,都更显青翠俊秀,挺拔巍峨。
  至此,这幅邙山画作正式完成了。这时再观整幅画作,近景的树木、花草和房子形态逼真而又意境深远,远景的山素雅纯净而又显庄严巍峨,让人忍不住想起杜甫的那句“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邙山的形和神经过崔新普先生的匠心独运,已展现出自己的独特风貌,这个时候去过邙山的人当叹画者鬼斧神工,而没有到过邙山的人,也知道邙山之美了。
崔新普四尺横幅山水画写意山水画《邙源积雪》
崔新普 四尺横幅 《邙源积雪》
师法上古承传统  着墨渲染开新篇
  观看完崔新普先生作画,很容易就被他的作画气势所感染,继而深情激越,慷慨昂扬。令观者感叹:这是有多少年的绘画经验才有今日的气势!崔新普先生笑言幼喜作画,再经过仔细了解才知,崔新普先生所谓的幼喜作画的“画”实非今日之画的“画”。崔新普先生幼时正值文革时期,根本就没有名家的画作可以临摹,他是靠着一本本的连环画开始自己的艺术创作之路的。
  “我的画画启蒙老师是邓承良老师,是他教会我认识笔,墨,纸,砚,在认识邓老师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作画需要用宣纸”,在提到邓老师时,崔新普先生言辞间极是恭敬,“邓老师告诉我画画,一得阁的墨比较好……”
  成年后,崔新普先生有机会可以临宋代名家名作,李成、范宽、郭熙、马远、王希孟等名家的作品皆被崔新普先生临了个遍,这就决定了他画画时的手法根植传统,取意古法。后来崔新普先生有机会得以拜著名画家程大利先生为师,更是将传统的绘画手法贯彻到底。
  唐代书法家李北海说过:“学我者死,似我者俗”,李北海的意思是鼓励后学的人不断创新。艺术创新需要勇气,若言创法先违法,有道承师后远师。崔新普先生深谙这个道理,在将古法的绘画技巧融会贯通后,开始寻求创新。创新是一条艰难探索的路,路上荆棘密布,没有人作伴,要想往前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去披荆斩棘。对此,崔新普先生义无反顾,在日与夜的经年练习中,终于探索出自己的创作风格。他作画常常是中锋行笔,很少使用侧峰,在空间布局上,也是将传统的“三维一体”拓展为“五维一体”。中锋行笔,笔正心更正;五维一体,布局更辽阔;大黑大白,情绪更饱满。
崔新普六尺横幅山水画写意山水画《家山清远图》
崔新普 六尺横幅 《家山清远图》
生于斯地养于斯  惟愿邙山更美丽
  一般人都只知道崔新普先生画的邙山堪称一绝,殊不知他的书法功力也是了得。就在这幅现场泼墨的“邙山之景”的画作中,落款尽显其书法功力,行云流水的行草跃然纸上,与大气磅礴的邙山一阴一柔,一弱一强,刚柔相济,相得益彰。
  我们常常会提到“画品”和“人品”的关系,艺术作品不仅仅是对事物的描绘,更重要的是创作者内心情感的反映,这种情感正是创作者人品的反映。崔新普先生的邙山画大气磅礴,意境幽远,其人品就更是潇洒不拘,慷慨大方。在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来访巩义之际,崔新普先生作为文化代表,向台湾人民赠送了自己的佳作,而在平时崔新普先生对前来求画的人也是慷慨以赠,毫不吝惜。崔新普先生的好友都说,崔新普先生是一位德艺双磬的艺术家。
  崔新普先生生于邙山脚下,长于邙山脚下,对邙山充满了敬佩之情,这种敬佩之情在他的画作中最能体现出来。崔新普先生说人贵有一颗感恩之心,成名后的崔新普先生对前来学画的人从不吝啬自己的绘画技巧,他说他所有的灵感来自于邙山,也势必要将自己所有的才华奉献给邙山,未来他还要继续画邙山,画家乡,把家乡画好。言辞间,崔新普先生对家乡的赤子之心溢于言表。
点击欣赏崔新普最新国画作品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