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百科

-文化有多深、书法艺术就有多高!

文化有多深、书法艺术就有多高!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7-31     文章浏览次数:3150次

摘要:古代文人从不为写书法而写书法,他们在书法中寄托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和高尚气概。

米芾作品

      在中国文化史上,书法的地位是非常高的。艺术家不仅将琴棋书画看作把握人生的艺术技能,更是把这些看作有限生命诗意生存中的高妙境界。但进入现代以来,中国书画与西方世界艺术趣味的冲突日益加大,东方境界正在被不断的被贬抑和自我轻视,与西方流行文化相比被人们视为无足轻重。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书画变成了专家和书画家保留中国传统文化命脉的一种艰辛努力,也成为了诸多退休老人安度晚年的余光。这两个极端使得书法艺术的大部分文化精神失传与落空,书画艺术文化遭遇到了加速失落的命运。

书法:修齐治平

       现在,一些人过分的强调书法技法、结构、形式、视觉冲击力,深究起来,无疑是受到百年前形式主义思潮的影响。二十一世纪最新西方理论是“生态美学”与“生态文化”,倡导优秀传统文化重新回归家园,对反于文化反自然状态加以批判,重新来确立优美典雅的美学风范。中国书法的“先锋”跟随百年前的西方而大谈形式主义,事实上早就已经成了过时的“后卫”。这真是让人感到恍若隔世的悲哀。

书法的止于至善

        古代文人从不为写书法而写书法,他们在书法中寄托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和高尚气概。

苏东坡《寒食帖》

        例如苏东坡《寒食帖》:“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写如此惨痛的诗,东坡却能写得潇洒神俊,如果今日书家就会变成一种爆裂情绪的喷发与一片狼藉的书法痕迹。这幅字之所以成为“天下第三行书”,代表了东坡“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中国文人的高风亮节,一种重压之下坚决不低头的强悍的精神力量。书法家最难掌控的不在于技巧,而在“不自知”和“止于至善”。

        有的书法家得到一点传统笔墨,就狂妄地自认为己超越了王羲之,超越了孙过庭,这种超越应缓行。在西方对古希腊、莎士比亚、歌德从来不敢狂妄用“超越”这个词,季羡林先生说,“真正的经典是不可超越的”,只能做到有限的努力在某方面有自我的个性区分而已。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池水尽墨”的张芝,“池水尽黑”的王羲之,“技近乎道”的中国历代书法家,他们所努力到达的境界就是精益求精、止于至善。至善不仅是技法,因为比技法更高的是道,如果书法离道,书法就浅了。孙过庭对于那些歪门邪道的各种奇怪之书深恶痛绝,他反对写字像绘画:“龙蛇云露之流,龟鹤花英之类,乍图真于率尔,或写瑞于当年,巧涉丹青,工亏翰墨。”而对一些书艺不高,仅凭附权贵名人抬高身价的书家提出尖锐的批评——“身谢道衰”,人死了以后其书法价值就衰退不堪,实在是警策之论。

书法的四个维度

第一,书法的“书”应回到《六书》本意,书就是文字。

       如果非要下个定义的话:书法是“文字表达深度文化内涵的典雅书写”。包括三方面:首先,一定要写文字,在篆隶行楷草当中笔歌墨舞;其次,它必须要包含深度的意义内涵——经、史、子、集名句与自己情感迸发的上乘诗文;再次,它必须要典雅地书写,比如写得很烂,写得很怪,写得八病从生,气象很弱,就不能叫书法,只能叫作写字的习作,甚至是很劣质的练习之作。如果某一位书家不写文字就最好叫作抽象画。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千变万化,穷尽汉字变化的功能,但必须写的是文字才能叫书法。书法被誉素来为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这是具有一定道理的。

       首先书法是以汉字作为载体的艺术形式,这是别的艺术形式所不具有的。书法把汉字的艺术美发挥到了极致,篆书、隶书、行书、楷书、草书等种类繁多,形态各异。在古代,但凡能读书认字,都能够写一手不错的书法,可以说书法艺术是中国最具有群众基础的艺术形式。从某种意义上说,书法一边连着汉字魔方,一边连着经史子集。书法之“书”字就是文字,书法是文字的审美书写形式,文字的背后有着伟大的意义。如今,汉字文化圈是名存实亡,如果今天再不重视汉字,不重新修复汉字的文化,不重新提倡中国汉字文化圈,我辈将愧对历史。

王羲之《兰亭序》

第二,书法不仅不可以没有内容,而且必须要是含义深蕴的内容。

         正是书法,把已经中断的古代经、史、子、集重新引入当代人的生活空间。今天在很多的地方已经看不到古文,专门保存古代汉语中文化正能量的便是书法:“立己达人”“极高明而道中庸”“心远地自偏”“厚德载物”“道不远人”等,使已经中断千年的历史,重新走进今天的生活。文字尤其是书法所书写的文字保存了历代的经典。古汉语已经被现代汉语白话文所替代,但是书法家所书写的书法中却保存了先秦诸子、孔孟老庄、唐诗宋词以及名言警句的精神气脉。无视这个文化内涵的重要意义,只重视形式主义的以偏概全,将对书法的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怀素 书法局部

第三,应注意书法的公共空间问题。

         古人书法皆作“案上观”,今天书法皆作“壁上观”,确实,视觉发生了变化,但是想要看到更大的变化,那就是公共空间。书法今天人文社会公共空间中没有太高的地位,书家题字基本上全是店铺名字,很多地方全是采用美术字,甚至用的电脑字。其实,书法的空间很大,公共空间很宽阔,书法的本体是“书写性”,它是中国人在这个机械数字世界中徒手书写的艺术。书法八面出锋,阴阳向背,点化之间,血性毕现,才情勃发,神骏之极。书法已经成为一个文化人最逼真的心电图,像怀素一样“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完全是敞开心扉,舒散怀抱。我们应该珍惜在这直线条的现代世界中独存的徒手线条的艺术。同时,在电脑网络时代,需要恢复中国书法的公共空间的问题,使书法不仅在画廊、拍卖机构、书画市场、民间交易中出现,而且应在中国大中小学课堂中出现,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出现。书法是“技近乎道”的艺术——书写的内容是中国接近断根的中国经史子集的文化内核;张挂的地方是亭台楼阁、佛庙道观,大门中堂、酒肆文轩等。普及程度是国人之最,老中青幼皆宜。随着中国文化的再一次崛起,书法一将会在东方文化的世界化中大展身手。

第四,中国在海外进行宣传中国文化形象中,书法形象的文化软实力是不可低估。

         笔者在参加西湖的申遗时,一个外国主评委说到:“西湖这样狭小不洁的湖凭什么申遗,北欧这样的湖有两千多个呢。”我说:“您错了,西湖不同于你们北欧的自然湖,它是中国南宋以来的文人湖、文化湖、书画湖、诗词湖。”西湖去年申遗成功,就在于外国人真正的明白了,原来亭台楼阁那些对联,那些诗词曲赋,那些文人,白居易、苏东坡们构成了西湖之魂。我国的亭台楼阁是书法文明拓展的巨大文明符码,设想一下,假如黄鹤楼没有对联没有牌匾,岳阳楼没有书法匾额,昆明湖没有长联,它们最终还剩下些啥?可以说,我国书法开展的最大空间当是全部国际,这要从提升我国文明软实力的角度去看。现在海外的孔子学院培育出了六千多万能够写汉字,读汉语的人,可是不会写书法,应当去做这个作业。

董其昌《酒德颂》

书法的“正大气候”

         长期以来,我国文明界受美国嬉皮士文明和政治波普艺术影响,有一股不小的审丑之风在艺术界颇为盛行。比方书法西化主义,把我国书法的文明根基连根切断以后,把这根藤接在西方现代艺术上。在“西式书法”的展厅里,许多参观者都很迷惑,由于不知道书法西化主义要让人看什么。无妨说,书法西化主义在我国,它能够探究,但却是一条书法歧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书法今日的未来不在于将自个嫁接在西方现代艺术这“西方的丑学”上,而是让全国际的人学会领会东方书法的韵味和精力深度,起码在多元年代学会尊敬我国书法文明,学会尊敬和赏识这种区别性文明形态。我国书法应当拥有这种自我意识和自傲。

         书法应坚持“正大气候”。要做到书法头绪“正”而又不呆板、不死板是很不简单的。做到“大”,“大”不是字要写的大,而是气候要大,内在要大,这和一个人的品格、精力有很主要的联络。有人支配的痕迹和匠气很明显,但“正大”实际上也说明了心里高远宽博的展现,自然而然的流露,不是故意出来的。“气”是孟子的浩然之气,“象”是大国兴起的精力形象。有大气候的著作会给人一种鼓动、一种感动、一种震慑。书法家也罢,书法爱好者也罢,走上正大气候路途时也陶养着自个的品格襟抱,进步自个的精力境界,书法就变成自我浩然之气的实在流露。能够说,“正大气候”是书法家的光明大道,也是大国兴起我国家形象的国际展现。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