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近代书画名家

-黄宾虹——“瞎画”的大师

黄宾虹——“瞎画”的大师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7-30     文章浏览次数:14734次

摘要:何谓大师,大师是难以超越的高山,是开宗立派、风格独具的千古楷模,是后人仰止敬慕的丰碑巨匠。
        何谓大师,大师是难以超越的高山,是开宗立派、风格独具的千古楷模,是后人仰止敬慕的丰碑巨匠。翻开中国美术史,几千年以来也只有象顾凯之、吴道之、荆浩、李成、郭熙、范宽、李唐、董源、巨然、王蒙等屈指可数的人而已,无情的历史如同大浪淘沙,层次井然。浮现在人们面前的大师越来越少,出现的多是能称做“大家”的人物。
  大师的产生,离不开历史环境、学识天赋、修养领悟等。但大师毕竟不是“神”,没三头六臂、点石成金之术,大师也会因为种种所限同时存在各类不足之处。大师也非天生的,也和我等具有七情六欲,也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也是在四季轮回、白日黑夜、阴晴圆却、风花雪月中度过,所以就注定有局限性。但总是有人把大师们神话,造出众多传说,打造出心目中最完美的英雄形相。从此,大师们没了缺点,劣质的作品也成为代表作,毛病也变成为独特风格做为范本临习。
黄宾虹 山水
  黄宾虹先生在他八十九岁前后是其艺术的鼎盛时期,却不幸因为患白内障而双眼近乎失明。但一生勤奋、以画为乐的他并未就此放下画笔,继续靠极弱的、几近失明的视力去书写心中之画,或可说此时的他全是凭心去感受与体会心与笔墨交融而带来的快意。不可思议的是,在宾虹先生接近失明状态下所做的画与明目时所画风格统一、笔墨形式相同,并且有大量能代表其一生成就的精品在这时出现。我们不禁诧异地问:“难道宾虹先生一直都是在瞎画不成?”
  黄宾虹先生生逢乱世,生活极其坎坷自然不用说,就他的艺术遭遇亦极具戏剧性。当年他在如今的中国美术学院及中央美术院这样一流的美术院校教学时,就曾有教师及学生因为看不懂他的作品而怀疑,甚至认为黄宾虹是瞎胡画。对于这些议论,无奈的黄宾虹先生只好说:“我的画在我身后三、五十年后定会被世人所重”。在九十一岁高龄时还不止一次的对朋友说:“我或者可以成功啦!”果然,这些话让自信的黄宾虹说中了,他的艺术不仅被世人所看重,并被尊称为山水大师、画坛巨匠。且研究者、追随者甚众,各类画册、文集、书法集、语录等书籍剧增。还有人以学习他为荣,以为学过黄宾虹就离成功不远或者俨然就是大家啦!更甚者略学皮毛,想要囫囵把宾虹先生苦心经营八十余年烙就的这张千层饼吞下,拍拍肚子说:“呵呵,我饱啦!”
黄宾虹 山水
   曾听古琴大师刘少椿先生的后人说,刘先生刻苦习琴,常在深夜抚琴。为不影响别人休息,他就携琴到院中或林间弹至半夜。古琴的琴弦长、音位多,然而刘先生在昏暗的月下及黑暗中弹奏,即便是大曲竟也徽位精确、音色丰满。刘先生的后代们也常在他美丽的琴声中逐步睡去。刘先生不象瞎子般灵敏,也没有专门闭着眼训练过弹琴,却能在漆黑中人琴合一,遗忘办法与弦位,心无旁骛,确是到达琴品中极高地步。究其原因,刘先生学琴得到正派名师真传,路子正。先生勤勉,每曲练万余遍,凡曲皆谙熟于胸。先生心专品高、乐善好施,千金散尽仅有生琴不离身。因而,刘少椿操琴时已是心手合一,全凭堆集的万遍感触而用心去感觉,天然左右逢源,为所欲为。
  再来看黄宾虹终身的艺术阅历。他幼是就好绘画,六岁即临山水册并间习篆刻。十岁时得倪姓长辈画师点拨之画决“作画当如作字法,笔笔易清楚,方不致为画匠也”。这句话影响了黄宾虹终身的绘画创造,并使他终身受用不尽。他终身着重“画源书法”、“欲明画法,先究书法”等,并对甲骨文、钟鼎文等古文字的研讨刻苦极深,通过收集整理、研讨学习这些古文字,使他直接获得了运用于绘画中的笔法营养,为他后来为所欲为的进行书写性绘画打下坚实的根底。宾虹先生在五十岁曾经,全力投入于传统的学习,是师传统期间。在六十至七十岁间,深化山水中,游历多半我国,是师法造化期间。在其七十岁后的著作中咱们才看到初具风仪特性。八十岁后的著作中已达用笔淋漓天然、翰墨淳厚华滋的地步。有人说,如黄宾虹五十岁逝世,或许就没人知道他,如七十时逝世,只能留个名罢了,看来国画中年纪确是变成咱们的一个主要条件。但是,黄先生在世九十二岁,画了八十余年,更为主要的是他极为勤勉,“有谁催我,三更灯光五更鸡”是他终生自警的联句,还说:“鄙人每日拂晓而起,漏将午夜,手不断披——”。以此对艺术的热心与投入,他在诗、文、书、画、金石、文字等方面均有极高的造诣,并在山水画史上树起一座耀眼的丰碑。他终身作画极多,仅浙江博物馆就藏其画五千余件,试想那些“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者,即便能活到百岁,亦终会与大师无缘。
黄宾虹 山水
  综上所述,咱们再来看近八十岁的黄宾虹,此刻因双眼得了白内障,视觉已在逐步不见,也很大程度的阻止了他的感触与知道事物的办法,但他仍临池不辍。到八十九岁那年,双眼已严重到几乎失明晰,他仍在纸上探索着挥毫,好,这时我说黄宾虹是在瞎画应不过火吧!但是他凭着八十年来所堆集起来的深沉功力和绘画经历,不必眼看也随手成章、为所欲为,竟画出一批能代表其终身绘画高度的佳作来。本来黄宾虹瞎画与古琴大师刘少椿晚上弹琴之理一样,具异曲同工之妙。近代画家中,不拘成法,到达“乱画”地步的仅付抱石、陈子庄了了几人罢了。能闭眼并为所欲为达“瞎画”地步者,古今只宾虹先生一人矣。
  或许黄宾虹就喜爱瞎画,并痴迷已久。在他早年到四川奉节写生时,曾和一当地青年夜览瞿塘风光,山是幽静暗黑的,弱小的月光照耀处呈银白色,风光虚实清楚。黄宾虹拿出写生本探索着勾勒点染画了起来,第二天起床后取出一看,振奋的大叫道:“实中虚,虚中实,妙!妙!妙极了!”竟高兴的手舞足蹈。从此,他开端留心体现夜山的创造了,他以为夜山的黑密、寂静、幽静、雄奇均可入己画,并悉心领会,终形成大气磅礴、乌黑厚重的“黑宾虹”。他做画喜暗不喜明,重复勾勒层层积染而墨韵无穷,到达“淳厚华滋”的理想地步,而这种特性也为他日后失明后的瞎画做好了必要的条件和衬托。
黄宾虹 山水

  一切事物都具有两面或多面性,黄宾虹从夜山与失明时所画著作中悟出画理并形成共同的特性,一起也因其很多的瞎画般绘画,使他深陷自个所设下的牢笼而无法自拔。首要,他在师古人的一起尤重师造化,并身体力行的到不同地域去感触、体会景致各异之山水。他竭力推重倡议到天然中写生,他曾说过“全国书多读不完,最-忌懒散;全国景多画不尽,最怕乱涂”这么的名句。但自个写生时却一味的我行我素, 对他的这类作品,我也只能够说他是在瞎画。我们知道,古人作画也不是靠随意所想而来,都是来历日子高于日子的再发明,经过取舍和提炼的再加工,而且离日子越近发明力越大。李唐、范宽日子在雄伟刚健的北方,天然意追笔随,发明出斧劈之类皴法;董源、巨然在清秀的南边生计,心摹手追,渐发明出如披麻之类皴法。如果李唐到富春山还用斧劈法表现,董源到太行山写生仍用披麻,呵!看着截然不同的山却仍用那一招,这不是典型的瞎画吗?或许你会问,写生不是画地图,而是写神啊!对啊,象你学琴时,曲子还没练熟,何谈知其意,表其情,晓其理呢?如这时非要说“我自用我法”,乱弹琴不说,实在是掩耳盗铃啊!

  对于黄宾虹的写生,严格来说是他“行万里路”、靠近领会天然的进程,他的所谓写生也只是记载式的方法罢了。写生的目的是为发明堆集材料,如这时仍简练的大笔一挥,一笔带过,那么不只没收成,也失掉写生的意义了。你在实在的山水中就没细心研讨过,很多现象含糊不清,那么回到画室后能有多少紧记于胸中的,又能在写生稿中参考什么,得到多少呢?看黄宾虹终身绘画作品,越小越精,有些教育稿与册页犹绝,其作品程式化严重,千幅中赏数十已可知其悉数也。他的传世作品多,但以有题款的无缺作品为佳,有些未题字的作品概是先生不满意或未及结束之作,读者需明辩之。再是先生虽佳作如云,但能让我们一提起黄宾虹就浮现在眼前的作品没有,如提起李唐便是《万壑松风》,范宽是《溪山行旅》这般。虽然佳作不能以画幅大小来衡量,但也说明其控制作品及笔墨的才能。黄宾虹没巨作传世,也是其无规矩的瞎画形成的,如他去画张八尺的作品,那么以他那极考究的笔与墨,如何才使笔墨生动而内容又不空泛呢?很难幻想。
黄宾虹 山水
  这儿不得不提黄宾虹的两个首要学生,一个是向他学画,后来成为大书法家的林散之,林的画也相当超卓,但终因发明写生时难脱黄的影子,画的特性短少特性,因此不为世人所重。另一位学生是成为山水我们的李可染,或许李可染早就知自己终身都难达黄宾虹般功力,他也看到黄宾虹的缺点,所以从此作为突破口而一举开
  开创了山水画实在走向现代的新画风。我们不但在李画中看不到黄教师的影子,而且李可染的写生和发明细心程度简直到了呆板的程度,他常恳求学生画一定要慢,恳求对景写生时须画到七八成真,他认为一个人有无绘画潜力是看其能否在写生时坐上几个小时,最恨写生时囫囵吞枣、敷衍了事、粗心而不细心,并称自己与得意门生为“苦学派”。天啊,如这么再看黄宾虹的写生,敬爱的黄教师岂不是瞎画吗?
黄宾虹 花鸟画
  还有让黄宾虹始料未及的是,他的瞎画给后人也带来了不良的影响,因眼疾而以八十年功力抵达瞎画境地的他却成为急于求成者们的捷径。因黄宾虹的随心所欲与不拘成法,正如练就八十年功夫与套路的武林高手,虽形似简略笨拙,可是其出手即招,伤人于无形之中。再如听实在古琴大师弹琴,多无悦耳动听之音,不解者如听弹棉花,此也恰是具远古之音,高古之声也!正若古人所谓“大音稀声”啊!急于求成及初学者如直接学其表面而得意洋洋以高手自居,掩耳盗铃不说,让常人看后亦好坏稠浊,真劣难辩,实是欺世啊!其所扮演的这些无知的举动只让人觉得可笑!
  我说,黄宾虹是棵仙桃树,善取者择其果硕肉肥、肤红味鲜者食之,定会成仙得道,你若见果就吞,不分是不是迂腐或是有小虫子在其间,嘿嘿,不吃出病才怪呢!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