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收藏

-书协和美协还有多大的存在价值

书协和美协还有多大的存在价值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7-22     文章浏览次数:4390次

摘要:杜甫老诗人已经离我们一千多年了,《三吏》,《三别》读起来依然感人;吴冠中老先生也离我们而去,砍掉国家书协美协的声音依然健在。

吴冠中

      丈量尺子的作用,若尺子不行使度量的职能,而是去作为一块踏板,那么这把尺子的使命已经完成,它存在的意义就不大了。

      遥想十多年前,人们找工作,文凭是第一位的,因此后来就有了学历不真,文凭泛滥的情况,导致某些地方:“博士满街有,本科贱如狗”

      我在字画行业,经常遇到买卖字画的人只关心作者是不是国家级书协、美协会员!不难想象这种盲目“追头衔”,让书画市场有着多大的泡沫!

吴冠中作品

      前不久看了一则笑话:

      一妇女拿假钞去买早点, 小贩恼了,很严肃的说:大姐,你给假钞也就罢了,最起码是张印的嘛,你这张钞票居然是画的!

      就算退一万步说,画的也就算了,你给画一张十块的、五块的都行,对不对?你还给画张七块的!

      七块就七块吧,就不说了,最起码也得画彩色的啊,居然用铅笔画的~!

      算了,我忍了~!黑白就黑白的!那也不能用手纸画啊!手感太~差了。

      就算是手纸我也认了!你怎么着也得用剪子把边剪齐了啊,这个用手撕的,毛边太夸张了;

      行,毛边我也不想说了!可你也撕个长方型啊!这个三角型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这个段子确实很搞笑,我看完却没有笑出来,这充其量是个货币赝品的问题,既有赵高“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在前;又有《皇帝新装》的无中生有在后,再说作为一个从事艺术品鉴定工作的人员,时常见到不入流的书画等赝品被视为珍宝或卖出高价,过程往往比这个使用假币的还可笑,原因往往是买主的声音太宏亮了。

指鹿为马

      倒是有一个段子有味道,说的是武松路过景阳冈,酒后遇到猛虎时,大喝一声:“我爸是李刚”。猛虎当时胆怯了许多。

      前几天,我去拜访了一位朋友,其为某杂志社主编,正在编订一本挂历,他向我说了一些情况,并给我看了样稿,我看后很难过,作品质量实在不敢恭维,不说代表或展示我们省的书画实力,客观的讲还有辱我们书画大省的形象。看到我惊愕的表情,朋友向我阐述了上挂历书画家的标准,主要有两点,一作者必须是中国书协或美协理事以上的,二是经济条件较强的。他同时向我强调,历史留下来的书画作品大都是有官职,那些穷的书画家不行,不与社会接轨,是“非主流”。

      我听后近乎悲哀,虽然不能说真正的书画高手都在“江湖”。但朋友的观点实在有点贻笑大方——原来唐寅、徐渭、蒲华、梵高等等这些生前几乎穷困潦倒大家是不与社会接轨是“非主流”。

      真想大骂陈文强、谷德昭,李力持三个编剧,不知怎么想起来编什么《唐伯虎点秋香》,揶揄了唐寅,戏弄了无数世人。

      唉!如果问,屁是越香越好还是越臭越好,恐怕没人知道,如果为书画作品谁的好,很多人都会说,是国家书协美协会员的好。

      想当初,国家书协、美协为了发展壮大组织,每年每个省还有任务,那时推荐人及被推荐人都感觉到有压力,生怕不合格、不达标,如今的书协、美协成了招牌、工具及杠杆。

      思富之心、攀贵之念,人皆有之,并非什么罪过,但在这个缺少公正的社会上,奢谈书画大师,依附于强权,难说是一种道德。

      现在的文人大多是看着别人的钱包写文章,要么是大款的广告文学,要么是权贵的门面装饰,天下真正的艺术就被省略去了。

      我想说的是穷人的声音是很微弱的,但穷画家的艺术作品质量未必低。

      杜甫老诗人已经离我们一千多年了,《三吏》,《三别》读起来依然感人;吴冠中老先生也离我们而去,砍掉国家书协美协的声音依然健在。

      尺子不能行使自己的使命,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