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当代书画名家

-山水之间  至臻之境——张培华

山水之间  至臻之境——张培华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9-07-25     文章浏览次数:611次

摘要:

张培华是河南省知名的山水画家,他初学油画,后改习山水画,浸淫绘画艺术近四十年,可谓学贯古今,术通中西,博采众长。他充分利用自身知识结构上的优势,将油画艺术语言运用到山水画创作中去,在构图和表现手法上大胆突破,积极寻求适当的艺术元素与符号,不断丰富和完善自己的表达方式。他注重本土山水特质的挖掘,也兼顾多元题材的拓展,一边描绘太行山、王屋山、嵩山、邙山及伊洛河两岸风景等中原山水,一边四处游历写生,去发现和感悟生命与自然万物之美,用饱蘸深情的笔墨绘写祖国壮丽河山,逐渐形成大气、厚重、朴茂、拙稚的山水画风,很好地继承和发扬了民族绘画传统。

张培华国画作品《太行烟云》

       中国山水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它是优秀传统文化的象征,是人文精神的一个缩影,融合了中华民族的审美意识和思维方式。传统山水画非常强调笔墨,笔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画面气韵的生发和意境的营造。正如近现代山水画大家黄宾虹所说 :“气韵之生 ,由于笔墨 , 气韵生动 , 舍笔墨无由知之矣”。笔墨既是构成山水画形式美和体现山水精神的造型手段和符号,同时又具独特的人文精神和内涵。所以,历代画家都非常重视对笔墨的运用。

       张培华无疑是善用笔墨的方家,他一面坚守中国画笔墨历史文脉的传承,一面深入自然、外师造化而发前人之未发,创造出独特的笔墨语言,已具个人风格。我们从他的作品《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大河炊烟》、《高原一壑》和《山水》等作品中能够充分体会到。在笔的运用上,张培华以中锋勾勒山石轮廓和树木舟舍等,不跳、不飘、不结、不滞,线条平实有力 ;以侧锋皴擦山体土坡和云烟雾霭等,不枯不楞,流转自如;以偏锋整体渲染,使笔势相连,如韵律般流动,气势逼人。总的来说,他用笔功力深厚,铿锵沉稳,坚实有力,点画痛快淋漓,生动泼辣,跌宕多姿,富于变化。王维曾言:“夫画道之中,水墨为最上”。可见,水墨在中国画中的神圣地位。应该说,能够体现张培华山水画最显著特点的正是用墨。他善用积墨和破墨,在反复不断的积与破中,墨迹重重叠叠,虚虚实实,浑成一体,细细品味,似有无尽韵味。他还善用渍墨,用墨笔蘸水,画面水墨酣畅,“能使墨法变化从心”。在画面暗部处理上,他采用“撞墨法”,墨法和水墨交融,一片浑山,一方厚土,混然天成,厚重而凝实,饱含着生命的丰富和深邃。张培华的山水画粗看被“墨气”所笼罩和浑化,似乎显得墨黑团团,其实浓淡、层次分明,处处醒透,墨韵极美。正如石涛所言 :“墨团团里黑团团,黑墨团中天地宽”。其用墨之道,脱尘而生,归于自然,颇具哲理。

张培华竖幅山水

       谈及此,我突然想起著名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和李可染等人,他们都是善用笔墨的代表,或用笔恣肆,或用墨浓重,笔墨已上升到表现画家心性,犹见其心在画中栖居。此中堂奥深博,张培华应该正在努力探究。他在笔墨运用上,方圆相合,巧拙相生,刚柔相济,浓淡相宜,阴阳相成,开合相寓,有道的玄妙,有释的圆融,有儒家的中和,充满东方哲学的意趣。   

       北宋韩拙在《山水纯全集》中说 :“笔以立其形质,墨以分其阴阳”。阐明了山水画中笔墨的作用和重要性。而事实上,山水画的构图也极为重要。中国画的构图亦可称为“经营位置”、“章法”和“布局”等,在中国画创作中,构图的过程是一个绘画诸技法因素构成的过程,构图往往是决定一幅画成败的关键。张培华也是非常注重山水画构图的,他的山水画构图亦是极具典型性的。这主要体现在其山水画的满构图上。满构图可以说是中国画构图形式的一大变革,它改变了传统山水画中对画面四角和天地头的大量留白,使画面满满当当,显得十分充实、稳重、均衡而和谐。我们看张培华的山水画,几乎都是顶天立地的满构图。他以高远和深远相结合的宏大的满构图,绘千峰万壑,崔嵬伟岸,奇绝深邃,令人观之不自然地就会产生一种慷天地之慨。我们从其山水画《故乡的云》、《山居》、《嵩山瀑韵》、《闲云图》、《飘过故乡的白云》、《尧山秋色》、《听云图》、《山不转云转》、《云山幽趣》和《家在邙山黄土坡》等作品中尤能获得这种感受。

张培华斗方作品《绿色家园》

       满构图也注定了画面形式的丰富和多样性变化,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绘画的形式美。张培华的山水画特别注重形式美的表达,强调对比是其形式美的首要法则。他画中的山,或高耸入云而崎岖逶迤,或平川坦荡而和风缭绕,或云霭穿梭于丘壑涧坳间,千姿百态,仪态万方。他画中的水,或轻萦耳畔之小溪流水,或波光粼粼之镜湖碧水,或奔腾不息之激湍清流,或曲折回旋之叠嶂飞瀑,纤尘不染,丰姿绰约。他画中的云,小块云朵灵透飘逸,大片云海一泻千里,云气即成而画面气韵自然生动。他强化对画面黑白灰、点线面等视觉元素的处理,从油画的体量关系中汲取营养,对山石土坡阴阳明暗表现非常到位。正因此,轻淡渺渺之白色云气和墨气纵横之浑山厚土又形成强烈对比,使画面产生了极强的生命力和感染力。

张培华四尺斗方国画作品《秋歌》

       创新是中国画发展的永恒主题。自古以来,绘画创新一直是画家通向成功的惟一出路,但同时也是一条艰难曲折的道路。几十年的艰辛跋涉,张培华一贯坚持对山水画现代性的探索。他在山水画构成中吸收版画的形式语言,使画面既有版画的凝重又有设计的跃动。比如作品《太行秋韵》、《山川悠悠》、《太行秋云》、《太行日出》等,非常具有现代性绘画艺术感。特别是他画面中的树,他所绘之树是有别于传统山水的一种构成符号,一颗颗树大多屹立于山顶,展现出不同的自然镜像,一种坚强的跃动呼之欲出,极富表现力。这在他的山水画《秋歌》、《山花烂漫》和《绿色家园》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张培华还尝试用视点的透视变化丰富画面的视觉感受。比如他弱化散点透视的构图法则,大胆运用焦点透视法,使画面产生强烈的视觉效果和情感效果,如其作品《山水》所绘,很明显能看到画面的中心焦点。另外,张培华还善于利用光线的变化,这不是简单的传统山水画中阴阳相背的冷暖光色运用,而是两种甚至多种不同色系的碰撞与融合。其作品《山川悠悠》、《高原一壑》中对山和水等的用色处理,应该是他山水画现代性的一种追求。

张培华四条屏作品《太行春秋》

       山水画创作要真正走进自然,感受自然和生活的点点滴滴,塑造出的形象才会有灵气、有味道、有内涵,作品才能真正饱满和鲜活。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一个个心灵渴望的画面和一丝丝灵动的空间,是张培华用心、用爱去感受自然和生活的体验,是他精心浇灌和辛勤培植所结出的果实,是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与探索。

张培华《定叫山河换新装》

       中原艺术文化悠长而厚重,鲜活而生动。张培华的山水画艺术是中原厚土文化的典型代表。他的山水画将一种原生的生命状态幻化成的一曲曲视觉交响的“音乐”,如高音演唱的生命赞歌,响彻在高原山巅,响彻在我们的心扉。观赏他的山水画,就如聆听着一曲曲荡气回肠的生命赞歌。

       在张培华的山水画中,浑山厚土维系着大地,我看到一个跳动的灵魂,在镜湖、河流、小溪中,在山涧、白云、迷雾里,静静地吟唱,静静地呼吸。大地好似她的母体,厚土就是她的根基,浑山高巅才是她存在的意义。            (作者:张凯  )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