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收藏

-是大文豪,也是汉画收藏家 | 一个你不知道的鲁迅

是大文豪,也是汉画收藏家 | 一个你不知道的鲁迅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8-11-03     文章浏览次数:564次

摘要:鲁迅曾对汉石刻画的图案称赞不已,还说道,“汉画像的图案,美妙无伦,为日本艺术家所采取,即使一鳞一爪,已被西洋名家交口赞许,说日本的图案如何了不得,而不知其渊源出于我国的汉画呢?”

       就在上周,一个汉画像石拓片展,在上海鲁迅纪念馆拉开帷幕。于是,继学生时代的数篇“背诵全文”后,我们又重新认识了这位大文豪的另一个身份:

鲁迅与汉画收藏
       1913年9月11日,“北漂”两年的鲁迅终于收到了心心念念的快递,那是同乡胡梦乐从山东寄来的十枚画像石刻拓本。他欣喜地将此事记在了日记本上。
       短短十几字,见证了他搜集、研究汉画像的开始。
▲ 鲁迅日记中的记载
       鲁迅一生搜集了6000多张古拓本,其中汉画像石拓本有600多张,涉及地区有山东、河南南阳、江苏、四川,画像内容有历史人物故事、车马出行、乐舞百戏、铺首衔环、神仙神兽等。
▲ 汉画像石实物
山东汉画像石拓片是鲁迅最早接触的一类。
       这些汉画的题材十分丰富,有庖厨、出行、历史故事等。雕刻技法比较全面,有阴线刻、凹面线刻、减地平面线刻、浅浮雕、高浮雕、透雕,它们除了被单独使用外还经常组合使用;构图方式以分层分格为突出特点,也有单纯图案的大制作。有一些拓片上,还留下了鲁迅的鉴赏印记。
▲ 嘉祥南武山画像石拓片
       而河南的汉画像拓片是他收藏的另一大类,在他生命的最后两年里,尤其对南阳汉画感兴趣。
       南阳汉画最显著特点是每幅画大都只表现一个内容主题,突出画像单纯饱满,这为中国后来的独幅绘画构图形式开辟了道路。
▲ 左为伏羲女娲(河南南阳)、右为东宫苍龙星座(河南南阳)
北京鲁迅博物馆藏
       为了搜集这些拓片,鲁迅全力发动了自己的朋友圈,他托在当地工作的学生、朋友帮自己代购、拓印汉画像石拓本。甚至,有些人知道他在购买汉代画像石拓本后,还会主动把拓本寄给他,或是送给他。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研究甚至关注到汉画像的人,少之又少,对它的寻觅收藏却几乎伴随了鲁迅的一生。为什么他会如此钟情这些古老的石头呢?
▲ 壁龛内两幅为鲁迅收藏的汉画像石拓片
石头上的历史
 
       汉画像石,原本是汉代人雕刻在墓室、祠堂等建筑上的装饰石刻壁画。
       在久远的年代,匠人用刀斧和墨彩在冰冷坚硬的石板上,刻绘出帛画一样艳丽的图画。那些镶嵌在墓门、墓室四壁上的构件,向人们发出了一个信息:它来自汉代。
汉画像石
       汉代时期,厚葬成风,人们事死如事生,出于孝廉的传统,纷纷为逝者建造奢华的坟冢。因此,墓室里的装置往往和逝者生前如出一辙,即使是一处壁画、砖头的精美程度,也远远超乎我们的认识和想象。
海昏侯墓布局图例
       清闲安逸的庄园主、神秘莫测的神灵、勤于耕耘的农夫、千姿百态的动物、翻腾云海的翼龙……在无名艺术家的刀笔下,众生灵呼之欲出,鲜活到能跃出画面。
       要搁在千年前,汉代的人们估计也想不明白,他们修墓的石头,怎么会被后人当成宝贝?
       其很大部分原因在于汉画像石独有的闪光点。
       就绘画而论,六朝以来就大受印度美术的影响,元人的水墨山水辉煌不再,唯独汉画保持了独立性。在艺术形式上,它承战国绘画的古朴之风,下开魏晋风度艺术先河,在内容上也包括神话传说、典章制度、风土人情等各个方面,反映了时代下真实的人文风俗。
       鲁迅为之着迷的地方,也在此处。
▲ 汉画像石拓片
汉画艺术的新生
       鲁迅曾对汉石刻画的图案称赞不已,还说道,“汉画像的图案,美妙无伦,为日本艺术家所采取,即使一鳞一爪,已被西洋名家交口赞许,说日本的图案如何了不得,而不知其渊源出于我国的汉画呢?”
       他并不是像一般人那样只为感性地赏玩,在探讨汉石刻画像时,也在为当时的新美术运动,寻找一条切实的出路。
▲ 鲁迅藏汉画像石拓本
       1935年9月9日,鲁迅在致李桦的信中写道:“惟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唐人线画,流动如生,倘入木刻,或可另辟一境界也”。
       他将汉画像石的收藏研究延伸到文学创作、文学插图和书籍装帧设计等方面,成为这些方面的开拓者。
       1926年6月出版的《心的探险》中,鲁迅采用六朝人墓门画像图做书面,图案和中文字体变化结合的设计,为当时中国书刊设计探索了一种新的形式和方法
       1917年8月,鲁迅设计北京大学校徽并寄交蔡元培,后即被采用。现在的北大校徽就是在此基础上修改而成的。
       如今,汉画艺术被艺术界称为“纯粹的本土艺术”,人们从多角度的解读汉代石刻画像,已形成一门“汉画学”。
       正如他当初的预言,“将来的光明,必将证明我们不但是文艺上的遗产保护者,而且还是开拓者和建设者。”那一刻还没到来,但值得为之努力。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