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百科

-没看懂这些,就能说看懂书法

没看懂这些,就能说看懂书法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7-20     文章浏览次数:3493次

摘要:周敦颐在他的《通书》“志学”篇里有句“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之名言,告诫当下士人要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修为,向圣贤之标准看齐;即使是已经达到了至贤至圣的高度,也还要不断继续进取。

养心殿的西暖阁——“三希堂”

养心殿的西暖阁——“三希堂”

         紫禁城内的暖阁有很多,但是有一间特有名,就是养心殿的西暖阁——“三希堂”。

        宋代的大儒周敦颐在他的《通书》“志学”篇里有句“士希贤,贤希圣,圣希天”之名言,告诫当下士人要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修为,向圣贤之标准看齐;即使是已经达到了至贤至圣的高度,也还要不断继续进取。此乃“三希”的本源,也就是“三希堂”的正解。然而,清乾隆皇帝弘历也将自己冬日起居暖阁也命曰“三希”,有一重双关之含义,即利用“希”和“稀”二字古时相通之用法,暗指此间小小的暖阁中,藏有三件稀世的珍宝。这便是晋人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
        在中国书法史上,王羲之这个名字是不朽的。虽为东晋贵族,他却不慕荣利,独好笔札。实用汉字走出“汉隶”渐成新体的演变时期,他以自己杰出的天才,用新兴的楷书及其快写体——行书与今草,进行了大量的艺术实践,形成优美成熟的“王体”系统。这个系统经过其子王献之、其侄王珣等家族成员的长期传承与弘扬,渐为社会公认。至唐初由李世民确定为书法正宗,代代沿袭,至今不可动摇。羲之也就有了“书圣”尊号。可惜岁月迁播一千多年,人祸天灾,王氏家族传世墨迹稀如星凤。因而我们不难想象,作为狂热的书画爱好者,乾隆皇帝当年集齐“三希”之后的欣喜与骄傲。
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
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
        《中秋帖》是王献之一封草书信件的“节临本”。献之真迹亦无传世者,所幸此信被宋人刻入《宝晋斋法帖》,名曰《十二月割至帖》,至今可睹全貌。对比可知,《中秋帖》是从《十二月割至帖》上摘字临写的,因此字句无法读通。然而临写者的书艺颇高,他熟练运用献之独创的“一笔草”法,将若干个单字一笔写成,气脉贯通,神采奕奕。对于后人领悟献之妙谛,极有参考价值。专家据纸、笔特性及书写风格推断,应为北宋大书家米芾所临写,故亦不失为至宝。
        《中秋帖》是王献之一封草书信件的“节临本”。献之真迹亦无传世者,所幸此信被宋人刻入《宝晋斋法帖》,名曰《十二月割至帖》,至今可睹全貌。对比可知,《中秋帖》是从《十二月割至帖》上摘字临写的,因此字句无法读通。然而临写者的书艺颇高,他熟练运用献之独创的“一笔草”法,将若干个单字一笔写成,气脉贯通,神采奕奕。对于后人领悟献之妙谛,极有参考价值。专家据纸、笔特性及书写风格推断,应为北宋大书家米芾所临写,故亦不失为至宝。
        从鉴赏的角度说,《伯远帖》的特殊优势,在于它非摹非临,是王珣手书传世孤本。启功先生尝题咏曰:“王帖惟余伯远真,非摹是写最精神。临窗映日分明见,转折毫芒墨若新。”在阳光的透射下,可以看到帖字的笔画内不是“双钩填墨”的平涂,而是笔锋自然运行的顿挫使转。真正的晋代名家墨宝,唯此与陆机《平复帖》可以比肩!
        总而言之,“三希”不愧是稀世之珍。乾隆帝题三希堂对联曰:“怀抱观古今,深心托豪素”,道出它们在历史文献与书法艺术两个方面的重要价值。满清覆亡后,社会动荡,包括“三希帖”在内的内府珍藏饱受离乱之苦。
王献之《中秋帖》
王献之《中秋帖》
        《中秋帖》与《伯远帖》被久居内廷的同治帝“敬懿皇贵妃”赫舍里氏据为己有。1924年废帝溥仪及其眷属被驱赶出宫时,老太太把它们藏在行李中带回娘家,随即出手卖给了古董收藏家郭葆昌。1937年,张伯驹先生托人与郭氏谈妥价格,却因卢沟桥事变爆发未果。抗战胜利后,郭葆昌已病故。其子郭昭俊1949年携带二帖撤退广州,旋赴香港。1950年,他为了筹措生意资金,悍然将二帖抵押给英国汇丰银行,押期一年,月息二分,1951年11月28日到期。1951年9月,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文物局局长郑振铎出国访问途经香港,得知由于生意赔本,郭昭俊已无力赎回二帖。中国国宝两个月后即将成为外人之物!他紧急向中央作了报告。11月5日,周恩来总理亲笔长篇批示,同意由政府出资赎购二帖,并且对鉴定、付款的程序作了详密部署。王冶秋、马衡、徐森玉三位文物专家奉派南下,不辱使命。12月27日,二帖回到了久违的北京紫禁城,并于1952年1月在“伟大祖国的古代艺术”展览上与广大观众见面。新中国在成立伊始,百废待兴的困难局面下,毅然巨资回购二帖,鲜明地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对于民族文化的态度,为日后的文物保护工作开了个好头,影响极为深远。
王珣《伯远帖》
王珣《伯远帖》
        据说溥仪当年搬离故宫时,曾打算携出《快雪时晴帖》,未能得逞。这件宝贝最终也还是没有留在紫禁城中。随着上世纪30年代的“古物南迁”和40年代的“国宝迁台”两次大的藏品迁徙行动,《快雪时晴帖》与故宫博物院大批珍品一起被运到宝岛台湾,成为台北故宫博物院的镇院之宝。
        近年来,两岸文化交流不断频繁和深入,台北故宫已经多次通过民间团体出面,借展故宫博物院等大陆博物馆的藏品。2011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与《剩山图》的合璧展出,令人鼓舞。大家热切盼望国宝“三希”重新聚首,何时实现?《快雪时晴帖》能否回到北京紫禁城探亲?我们期待着。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