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近代书画名家

-张大千送给女儿的画别出心裁,满满的爱!

张大千送给女儿的画别出心裁,满满的爱!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8-07-02     文章浏览次数:739次

摘要:张大千一生交游广阔,他在外讲友情,经常给人送画,甚至有些不相识的人,只要相求,都会送画。可是在家里,子女却不可以随便开口向他要画,更不可在生日的时候要礼物。张大千说,子女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哪有父母给孩子送礼的道理?

 

1964年,“八德园”的五亭湖,张大千与部分儿女及晚辈的合影

       绘画大师张大千一生共有四位夫人,所以张大千的后代也比较多,据不完全统计,张大千共有十多个孩子。

张大千与长女张心瑞

       张心瑞是张大千的长女,为二夫人黄凝素所生。张大千给她起了个小名“拾得”,意为“捡来的”。那个时代的人习惯给孩子起个土土的小名,或是逗孩子说是捡来的,以期孩子更容易抚养。张大千也不例外。

       在张大千众多儿女中,据说张心瑞最受钟爱,因为“她最能揣摩老父的心意,也最知体贴”。

       张心瑞和“黑虎”  1943年,张大千从敦煌带回两条藏獒,一条取名“黑虎”,一条名叫“丹格尔”

       张大千一生交游广阔,他在外讲友情,经常给人送画,甚至有些不相识的人,只要相求,都会送画。可是在家里,子女却不可以随便开口向他要画,更不可在生日的时候要礼物。张大千说,子女的生日就是母亲的受难日,哪有父母给孩子送礼的道理?

长女的18岁生日礼物:仕女图《倩影》

       在张家,孩子们过生日要给父母亲磕头以谢父母的养育之恩,全家吃面庆生。可是在张心瑞18生日时,却意外得到了父亲的赠画《倩影》,这幅背面仕女图作于1944年,是张大千送给张心瑞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并题上“十女心瑞十八岁生日,写此与之”。

       这让张心瑞很意外,她说:“父亲在家讲规矩,在外重友情,他的好多字画都是送给朋友,甚至有些不相识的人,只要相求,父亲都会送给他们。但在家里我们子女是不可以随便开口问父亲要画的。”

       侍弄虎儿者张善孖,后排右二张大千,右一张心瑞,左一张善孖之女嘉德

       “那年父亲刚在重庆办完画展回来,因为天气炎热,就带着家人一起去青城山避暑,没想到就是在那个时候,父亲画了这幅画送给我。”张心瑞回忆起来还是非常感动:“父亲的子女很多,我没想到父亲会记得我的生日,还会主动画一幅画送给我。”在这之后,张心瑞一直把这幅画挂在卧室里,陪着自己过了70个生日。

女儿的礼物:《菡萏真丝旗袍》

张大千《菡萏真丝旗袍》1949年作

       这件张大千1949年绘制的《菡萏真丝旗袍》是他送给女儿张心瑞的。据说当年张大千绘制了两件旗袍,一件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还有一件送给了他的第四任夫人徐雯波。1972年,张大千还绘制了一件墨荷旗袍送给了他的女儿心声。

       张心瑞的这件荷花旗袍画的是花骨朵,徐雯波那件是一朵盛开的荷花。张大千告诉心瑞:女儿是含苞未放的花,所以就只画花苞。

外孙女的临别礼物:《雀石图》

       1963年5月,张心瑞携小女莲莲抵达香港,与父亲团聚。分别14载,一朝得相见,父女俩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张大千和张心瑞摄于从港岛至九龙的轮渡上)

       1952年,张大千带着全家十来口人迁居阿根廷,两年后移居巴西。他牵挂留在国内的家人,经常写信给孩子们,也一直想让张心瑞出国定居和他团聚。1963年,通过画家叶浅予的帮助,张心瑞终于带着女儿莲莲与张大千在南美团聚。

1964年,张心瑞和女儿莲莲在“八德园”

       张大千一直希望女儿能留在自己身边,但限于当时国内政策,张心瑞怕滞留不归会给丈夫和孩子造成牵连。1964年张心瑞要离开八德园回国,张大千很是不舍,希望将外孙女莲莲留在身边。

       《雀石图》题识:送一半,留一半,莲莲、莲莲你看看,到底你要哪一半。爰翁。

       有一天张大千画了一幅“雀石图”逗外孙女莲莲,说要把画裁开拿一半给莲莲,看到莲莲着急的样子,张大千在画上题写“送一半留一半,莲莲、莲莲你看看,到底你要那一半”,把画给了外孙女莲莲。莲莲当然高兴,她哪里懂得他的外公张大千在玩笑后面的悲伤。

外孙女的宠物画:《嘟喵》

       张大千送给外孙女莲莲的画《嘟喵》题识:癸卯之秋,写与莲孙。爰翁。

       “嘟喵”是张大千在八德园养的一只小猫咪,也是其外孙女莲莲(张心瑞女儿)的宠物。

张大千的外孙女手抱“嘟喵”于八德园 1964年

定居台湾后给女儿的纪念:《叶栖禽》

       1964年8月,张心瑞和莲莲回到重庆。这时国内已经展开“四清”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66年文革开始,张心瑞和父亲完全失去联系。1969年,张大千移居美国加利福利亚州,1976年定居台湾。但那时台海两岸还完全封闭,父女俩还是不能见面。

《叶栖禽》1981年作

       之后,张大千画了《红叶栖禽》给张心瑞,并题“辛酉四月二十五日,写与拾得爱女,汝细观之,当知父衰迈又不得与汝辈相见,奈何奈何”。

送给长女的最后一幅画:《墨荷图》

《墨荷图》

       这是1981年夏,张大千送给女儿张心瑞的一幅《墨荷图》,也是张大千送给张心瑞的最后一幅画。画面上,一茎壮硕的荷叶迎风而立,在其庇护之下的,是一颗稚嫩的花骨朵。配合画上的题词来看,谁说这不是老父亲在暗喻爱女之情?

题识:十女心瑞与老父别十八年,远来八德园省侍,匆匆别又十八年,来环荜庵乃不得见。世乱如此,能有团聚之日否?言念及此,老泪纵横矣。奈何奈何!写此数笔,寄汝守之,勿信妖言,当知老父念汝之深也。

       1964年,张心瑞随父亲经德国到香港,准备返回四川。此为停留香港时摄于下榻的乐斯酒店。

       写下这些词句之时,张大千已离开大陆32年。两声“奈何”背后是张大千的无望与悲苦。

1963年,张心瑞与父亲张大千、徐雯波、女儿莲莲在“八德园”中

       留在大陆的5个子女之中,唯有张心瑞得以在叶浅予的帮助下去巴西与父亲共度一年时光。其余的时间里,除了遥遥凝望之外,他们彼此相守的唯有从前相伴的零星记忆。直到1983年张大千在台湾逝世,身在大陆的子女日夜兼程赶到香港,却依然无法进入台湾。最后,只得在香港隔海祭拜。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