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古代书画名家

-怪才画家——“扬州八怪”之李方膺

怪才画家——“扬州八怪”之李方膺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7-09-06     文章浏览次数:1022次

摘要:善画松、竹、兰、菊、梅、杂花及虫鱼,也能人物、山水,尤精画梅。作品纵横豪放、墨气淋漓,粗头乱服 ,不拘绳墨,意在青藤、白阳、竹憨之间。画梅以瘦硬见称,老干新枝 ,欹侧蟠曲。用间印有“梅花手段”,著名的题画梅诗有“不逢摧折不离奇”之句。

         李方膺李方膺(1695-1755),中国清代画家。字虬仲,号晴江,别号秋池,抑园,白衣山人。为“扬州八怪”之一。通州(今江苏南通)人。出身官宦之家,曾任乐安县令、兰山县令、潜山县令、代理滁州知州等职,因遭诬告被罢官,去官后寓扬州借圆,自号借圆主人,以卖画为生。与李鱓、金农、郑燮等往来,工诗文书画,擅梅、兰、竹、菊、松、鱼等,注重师法传统和师法造化,能自成一格,其画笔法苍劲老厚,剪裁简洁,不拘形似,活泼生动。被列为扬州八怪之一。

        善画松、竹、兰、菊、梅、杂花及虫鱼,也能人物、山水,尤精画梅。作品纵横豪放、墨气淋漓,粗头乱服 ,不拘绳墨,意在青藤、白阳、竹憨之间。画梅以瘦硬见称,老干新枝 ,欹侧蟠曲。用间印有“梅花手段”,著名的题画梅诗有“不逢摧折不离奇”之句。
四君子册页
        李方膺有一年在知府任上遇大旱,赤地遍野,良田绝收,百姓不致饿死唯有开仓放粮,若层层上报时间肯定来不及。李方膺与郑板桥一样,冒着被杀头的危险果断地打开国库开仓赈粮。还有一次李方膺为了替老百姓做主,自己被投入了大牢。如此看来,清代官场有光明也有黑暗。康雍乾何以盛世?与这些为民做主的小芝麻官的高洁品德是分不开的。隐于借园结友甚多李方膺(1696-1755),字虬仲,一字秋池,号睛江,乳名龙角,南通人。南通当时隶属于扬州,是扬州的一个散州,所以李方膺是广义上的扬州人。乾隆十六年(1751年)冬,李方膺从合肥知县位归隐后不再当官。但他没有回故乡南通,也没有到文人雅士、书画家聚集地扬州,而是在南京借寓项氏花园,李方膺题名“借园”,项氏花园从此有了新名字。在借园,李方膺住了四年,期间与当时文坛泰斗袁枚、画家沈凤过从甚密,谈诗论画,不问政治,悠哉游哉,过了一段惬意的生活,产生了一大批书画作品。
《古松图》
《古松图》
        李方膺的怪来自于他的倔脾气,他专门找别人不画、不能画、不屑画的来画,画梦梅、疾风、破盆、弱兰,把自己的“倔”全部在绘画中释放了出来,终成扬州一怪。
        别出心裁一枝梅
        李方膺一生最爱梅花,画梅花直至生命尽头,在他的传世作品中,将近一半是梅花题材,单从创作数量上也能说明他对梅花的钟爱。
《墨梅图》
《梅花》
《墨梅图》
《墨梅图》
        李方膺爱梅成癖,爱得如痴如醉。那年到安徽滁州代理知州,到任就前往醉翁亭,在欧阳修手植梅树前铺下红地毯,纳头就拜,爱梅至极可见一斑。李方膺是爱梅高洁的秉性,爱梅不畏冰霜的品格,他爱梅是自我人格的外射。
        李方膺所画的梅花用笔苍劲老辣,构图简练疏朗,挥毫纵横,水墨淋漓,枝干瘦硬,花蕾了了,有大片的留白。苏东坡是画梅的绝顶高手,但郑板桥被李方膺的梅花深深吸引,竟如此叹曰:“东坡,与可畏之”,评价之高,无以复加。“挥笔落纸墨痕新,几点梅花最可人,愿借天风吹得远,家家门巷尽成春”,这是他一幅腊梅画上的题诗。与郑板桥在“衙斋听竹图”中的题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叶一枝总关情。”一样体现了对百姓的关心。
迎风傲立空心竹
《南风竹》
【名称】清 李方膺 潇湘风竹图
【年代】清代
【简介】纸本,墨笔,纵:168.3,横:67.7厘米。南京博物院藏。
        此图以秃笔湿墨逆笔取势画风中之竹,通过竹叶的独特造型,表现出狂风大作的动态。作者成功地使不可见的风有了可视的形象,正如作者诗云“画史从来不画风,我于难处夺天工。请看尺幅潇湘竹,满耳丁东万玉空”。末识“乾隆十六年写于合肥五柳轩,李方膺”。钤“晴江”白文方印,“李生”朱文方印等。按乾隆十六年为公元一七五一年,作者时年五十七岁。
        李方膺喜爱狂风,墨竹带风是他的鲜明特色。“波涛宦海几飘蓬,种竹关门学画工。自笑一身浑是胆,挥毫依旧爱狂风。”这是《风竹图》上的题诗。短短四句却让我们了解了画家的经历、思想,虽然关起门来种竹画画,但刚直的秉性难以改变,愿狂风可以荡涤世间的污泥浊水。李方膺的风竹独树一帜,但很多风竹手迹已在历史的风雨中散失,剩下的很少,拍卖场上偶有出现,却又可遇不可求。 
《竹石图》
        竹子本是相对静止的,是比较容易表现,但是若画风中之竹,就需要表现出“风”来,而“风”是抽象的东西,用具体事物表现抽象事物是有一定难度的。方膺就通过竹枝的倾斜,竹叶的临风飞扬来表现无形的“风”,用有形的东西展示无形的东西,那么有形的东西如何表现就是关键了。
        方膺通过秃笔来表现竹叶,把竹叶在风中飞舞的姿态表现得很到位,因为竹叶在风中摆动,有时是看不见叶尖的。这样的用笔方式,恰到好处地展示了风中之竹。所以说方膺是敢于于“难处夺天工”的。
《潇湘风竹图》 局部
        在画竹方面,他还提出了“胸无成竹”的观点。“胸中无竹”并不是说心中一盘糊涂账,笔下随便来,而是心中有数之后,又能够放任自如,在作画时不一定完全按照自己预先设想的那样去行笔设色,因为作画时具有随机性,也许在作画过程中会突然有新的灵感,那么,及时抓住新的灵感并加以表现,就是自己预先并没有考虑到的了。总体来说,整幅画的构思并不是茫然的,依然是“胸有成竹”的。
        方膺画的是宁折不屈的翠竹,竿竿叶叶都在与风搏斗,仿佛可见摇曳之影,闻叮咚撞击之声,不禁令人遐想:竹乎,风乎,人乎?画的就是他自己吧!
        忠贞古朴的石与兰
《石兰图》
在李方膺的题画诗中经常可以看到”楚忠魂“、”灵均“、”千古英雄“、”楚畹清风“、”楚江滨“、”露坠“等词,这些都是指屈原或与屈原有关的事物。
《石兰图》 局部
最耐人看的则是他的破盆之兰,偏偏让那花盆残破一角,破裂的陶隙中又长出数茎兰叶,生机勃勃。它象征什么呢?他这样题道:
买块兰花要整根,神完气足长儿孙。
莫嫌此日银芽少,只待来年发满盆。
能说清楚的是技术,说不清楚却动人的是艺术。
方膺的倔强就是这样的艺术。
《游鱼图》
三十六鳞一出渊,雨师风伯总无权。
南阡北陌槔声急,喷沫崇朝遍绿田。
此图绘两条鲇鱼,运笔洒脱,以浓墨绘鱼背,淡墨绘鱼肚,一正一反,一浓一淡,生动地描出了鱼之肥美鲜活之态。
《风雨钟馗图》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