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古今名家

-当今画家成名成家之后,为何越画越差?

当今画家成名成家之后,为何越画越差?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7-06     文章浏览次数:3663次

摘要:很多原本很有绘画的功底艺术家沾染上了一些现今拜金浮夸的社会不良的习气,然后在这种“多年媳妇熬成的婆” ,有点名之后突然一夜之间居然就不会画画了。

        为何当前画家成名之后,会不断重复自己的作品或啃老本,导致自己艺术质量越来越 差?最近有业内人士写文章称看了很多形式的,各种各样绘画展览,在浮华过后就猛然发现,很多原本很有绘画的功底艺术家沾染上了一些现今拜金浮夸的社会不良的习气,然后在这种“多年媳妇熬成的婆” ,有点名之后突然一夜之间居然就不会画画了。对此总结了一下几点原因:一、 迎合当前政治,名不副实。二、思维固化老化,笔墨游戏。三、油滑取巧,消费自我。四、炒作钻营,舍本逐末。五、患得患失,保守自封。

陈半丁作品

成名成家之后画功变差
        最近看了太多的各种各样的画展,在浮华及喧嚣过后猛然发现,很多原本画功很了得的画家沾染了一些现今拜金浮夸之社会不良的习气,然后他们在这种“多年媳妇熬成婆”,有点名气之后突然一夜之间 居然都不会画画了。他们都在不断的啃噬这自己残存的那么一丁点的可怜老本,不断的在消费自己,这 种艺术状态让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觉。看到大量的大同小异的画面构图、一模一样的绘画题材, 好像山还是那座山,水也还是那些水,一丁点的进步和突破都没有,这让我从心底感到不可思议,也为 他们不厌其烦的进行自我复制而无限叹惋。我已经做艺术推广将近30年时间了,我都不好意思再向以前 收藏过他们作品的收藏家门推荐他们炫技的好作品,我真的觉得于心不忍,良心不安。
        在大众的现实观里,艺术一直都是被当作某种理想状态,一直被人们所推崇,这是普通人没有办法达 到的,但是却万分推崇的,它就好像是一个绝世高手遗留在悬崖谷底的武功绝学,人们都应该想得到, 但是路途非常的艰险,想要拿到武功秘籍的人可能会摔个惨不忍睹,身死道消,所以很多的人都打了退 堂鼓,甘愿平凡的当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们在为自己的平庸而感到羞愧的额时候,更加对仰望那些勇敢攀登,在悬崖峭壁上匍匐前进,坚持去寻找自己梦想的孤独的追梦者们。
        艺术对于艺术家们来说,就是一个追逐梦想的过程,攀登的身影每一次变高一点,就意味着艺术的水 平更加精进一步。上个世纪80年代,很多富有才华的年轻人不甘心就这样泯然众人矣,所以在理想和信 念的支撑下,他们勇敢去攀登艺术的高峰。他们才思敏捷,他们目光犀利,善于在苦难中磨练自己的心 智,在庸常中寄居诗意,在腐朽中反省自己,在卑微中发现伟大的意义,用地域性的群体为单位形成各 种特有的全新的艺术风格,完成看了文化大革命之后第一次大规模的艺术对抗政治的逆袭之战,并且这 次战争我们还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到了21世纪初年,这一批当年的青年才俊们已经成为了如今了中国艺术界的明星人物们,他们把持着 中国当代艺术的大半壁江山,很多的清贫和拮据让他们潜心研究的艺术事业终于苦尽甘来,现在的艺术 市场的硬通货和天价作品也都是他们创作出来的。原本应该是随着财富和荣誉的蜂拥而至,他们拥有了 以前完全想不到的艺术创作的好条件,理应创作出更加优秀的艺术作品。但是令人感到难过的,中国的 艺坛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怪圈,那就是画家,特别是水墨画家,在成名之后,艺术水准不但不会见长,反 而随着名气的增长越画越差了,看艺术家成名之后和成名之前的作品,对比之下简直是判若两人,有着 云泥之别。
        中国的水墨画一直都是讲究笔墨的功力和精神的意趣的,按道理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生的阅历 也越来越丰富了,学识和涵养也是应该与日俱增的,画家的手上功夫都会越来越沉淀,知识的结构也会 越来越系统化和深厚,艺术水平的造诣会水涨船高才是正道。但是为什么当代画家成名之后,反而画功越来越差呢?原因大概就是一下几点:
一、刻意迎合,个性不在
        任何的时代,任何的国家,都会有来自社会内部的拉锯抗争,这种矛盾表现出旧制度和新思想的博弈 中,当代的老牌在得到利益在占据上风的时候,主题为社会的和谐,军民一家亲“红光亮、高大全”之 类歌颂主旋律的艺术作品自然是会被宣扬和认可的。当改革和新思潮渐渐的成为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的 时候,那么主题为鞭笞社会黑暗现实,批判腐朽传统的艺术作品肯定也会是伴随着民众的呐喊,披上锦 旗被推上大舞台的。
        说到底,上述的着两类创作的成名基本上都是与他的艺术水平关系不太大的,主要是作为政治权利斗 争的附庸,机缘巧合下成为了“时代的必需品”,固有艺术价值在政治实用的过程中不断的被放大。一 旦一位艺术家的创作主题脱离这种类型的主题或者是不被政治所需,参观者的目光就会有阶级的崇拜专 项对于作品本身的美学观念上来,创作者那些曾经被可以忽略的瑕疵也会这样被暴露。越画越差的观点 ,只是画家从进入到神坛之后的名不副实。
二、不懂思维变换
        中国一直以来都不缺乏有才情的艺术家,但是遗憾的是这些才情经常是不能长久的。艺术创作的初期 ,他们大部分是非常具有才情的,而且勇于向既定的权威宣战,付诸行动在具有实验性质的水墨革新中 ,然后完成一幅具有自己特点和风格的艺术作品。很多年过去了,这种独创的艺术语言慢慢的被人们认 可,但是创作者的自我身份也会慢慢的发生变化,成为掌握主流艺术话语权的人。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变 得满足于现状,不愿意再在自己现有的艺术风格上面突破,他们已经被惰性和习惯所捆绑,沉溺在自己 创作的艺术语言里面不断的重复,不断的复制,已经成为了一种自我复制的笔墨游戏,看上去好像是笔 墨越来越娴熟了,但是实际上是空洞无物的。早期的创作是充满人文精神、艺术追求和生命渴望已经在 这种自我复制的程式化的笔墨陋习中消亡殆尽了。
三、投机取巧
        承载着当代水墨作品价值有两大关键性的因素,一是为视觉经验的形式内涵,是以技法作为支撑的; 另外一个是思想观念的深度表达,以创作者的意志和学养支撑,一件优秀的艺术作品,这两点都是不可 以缺少的。但是囿于大众美育匮乏,他们大多数只能依靠前者,也就是画面视觉样式给予眼球的舒适度 来判断这件艺术作品的好坏,缺乏足够的美学目光去看待这件艺术作品,发现他的精神意蕴。这个现状 给了那些希望投机取巧的艺术家以可乘之机,他们挑选出自己曾经已经被社会大众整体接受了题材样式 为母本,完全没有感情上的倾注,也就是批量生产出来的万千孪生姐妹兄弟,并且广泛的流通于艺术市 场,不明就里的消费者没有办法分辨出作品虽然相貌虽在但是神韵已经消逝了的艺术作品买单。画家们 则是开心于阴谋得逞,所以更加疏于创作,疯狂的消费者早期自我累积形成的大众口碑而不自知。
四、营营汲汲只顾操作
        现在,随着大量的资本对于艺术行业介入,资本的功利的本质也逐渐影响到艺术创作的群体,金钱的 利益已经成为了艺术市场,特别是水墨市场的最高准则。中国的水墨画一直都是被资本收买的一项文化 产业,他的利益最大化的捷径就是不断的强化艺术家的影响力。这就和艺术圈一样,艺术届的“造星” 计划也越来越厉害了,大致操作的流程一般是:找关系进入到画院、美协、学院等体制单位去挂职,获 得一定的国家机构的资源;频繁的进出慈善义卖、文化交流等社交活动增加知名度;花重金邀请批评家为 他写文章,为他的学术价值增加砝码;还有出版画册、举办展览、媒体报道,努力提升自己的名气和社 会影响力;最后就是拍卖做局了,作品的价格越是每年都是增长,屡屡创造天价的神话。在利益的驱动 下,大量的艺术家不在醉心于创作了,中国的文人向来都是自诩高风亮节的,但是现在已经沦为自我鼓 吹的肮脏骗局,那就更加不要说当代艺术中不断强调的独立意识和人文关怀了。
五、胆小、保守
        很早以前出名的这些水墨画家其实心里非常清楚的,突破已经固有的程式是需要承担很大的艺术风险 的,所以在戚戚然的患得患失中还是靠着咀嚼那些残羹冷炙来换取实惠和保险,不管是不是艺术,老子 还不是照样几万几十万一尺吗?可能改变了以前的老套路,买家就突然不买账了呢?谁有那个胆子抛弃自 己已经得到的既有利益,去孤注一掷的冒险呢?另外,知识结构的老化,眼界的狭窄,还有见识的不断 消减,这是那些原本已经出名的画家长期原地打转不进步的原因。过早的成名很容易让你沾沾自喜,固 步自封,这让他的个人艺术风格很早就为大家所知道了,这样的“壳”就好像没有强大而且丰富的文化 涵养,人生的境界作为依托的花,最终也还是虚有其表罢了,风格过早的消逝了。这种情况下,自然这 种风格形成的越早,他的艺术风格也就消亡的越早。
 孙过庭在《书谱》中提到: “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孙过庭在《书谱》中提到: “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
        孙过庭在《书谱》中提到: “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一个人必须要花 费自己自己一辈子的精力,才可能在艺术上取得更大的利益成就。黄宾虹曾经说过:“急于求名求利, 实画之害。非惟求名与利为画之害,而既得名与利,其为害于画者为尤甚。”他的一生可谓是坎坷不断 、颠沛流离,但是对于人生的态度一直都是保持着一个孩童般的初心,他将绘画作为一个人的生命创造 出的最高境界,还有人生的最终归宿。那么呈现给我们的是一派非常具有创造力的、鲜活的、人格修养 扥绚烂的境界。真的是无一笔不生动,无一笔不鲜活 。但是我们在看看一些著名的艺术家,多数是小富 即安的人,目前还是出于小农意识、小市民意识的复合体,难以形成一种高贵的精神气象和敢于担当的 人,希望他们的艺术有突破和进展,这可能吗?人品都不高,气韵怎么可能高呢?
        还有一些画家,先天天赋就不足,后天又不注意学习和培养,对于追求知识,特别是主义传统文化、 新思想、新观念,没有热情和向善之心,渐渐的渐退缩僵化、灵性慧根尽失这是肯定的。他们从来不觉 得心惊,旁观提醒一下,他们还会觉得反感,何必多此一举呢?盛名和权威往往都会蒙蔽当事者的心灵 ,而且还不自我超越和自我提拔了。大师就是大师,是能够自我私心、庸俗、无知开战的人。
        作为一个艺术家,你需要有职业操守,这份职业操守体现在追求艺术真诚的态度上,而且态度还会毫 不保留地诉诸笔端,容不得作假。很多原本很有才华,曾经画功了得的艺术家最后都失守于文化的立场 及鲜活的生命状态和积极的人生态度和艺术追求上。反观晚年的黄宾虹、齐白石、林风眠,他们的笔锋 越来越老辣和娴熟,情感更加的单纯和本真,真是无一笔不生动,无一笔不鲜活,俨然已经进入到了一 种随心所欲的境界。
        “画者从于心”,一个优秀的艺术家,他的内心一定是由态度的,也一定是坚韧的。光是靠着外部的手段来操作只能够获得艺术价格的一点时间的繁华,但是艺术价值的提升,必然需要拥有谦虚的品德,而且需要一直保持着一颗敬畏的心,在不断的自我批评中反复的修正自我,不断的超越自己,把艺术当作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精神需求,才可能走的更远更持久。因为只有灵魂里面都刻着艺术的人,才有能力把握艺术的真正灵魂。
乔学圣小尺寸山水画《雲间》
乔学圣小尺寸山水画《雲间》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