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当代书画名家

-性灵墨韵 质任自然 ——当代著名花鸟画家李长生

性灵墨韵 质任自然 ——当代著名花鸟画家李长生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6-09-02     文章浏览次数:921次

摘要:李长生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先生1985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毕业,1988年进修于中央美院国画专业,作品曾多次参加海内外、国家级、省级展览并获奖。他先后曾在北京荣宝斋(2006年

        李长生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先生1985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毕业,1988年进修于中央美院国画专业,作品曾多次参加海内外、国家级、省级展览并获奖。他先后曾在北京荣宝斋(2006年)、南京孙中山纪念馆(2011年)、北京燕京书画社(2012年)、河南博物院(2013年)等地成功地举办个人国画作品展。出版的主要画集有《荣宝斋李长生作品集》、《李长生画集》、《心灵墨韵李长生画集》等。先生的艺术传略先后入编《世界名人录》等近百部大型辞书;现为中国美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文联书画艺术交流中心创作员、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河南省中山书画院顾问、河南省黄河书画院常务副院长、荣宝斋精品画廊画家、郑州七彩虹艺术中心主任。

       瑞士思想家阿米尔说过:“一片自然风景就是一个心灵的结晶。”诚然,一切的美均是源于心灵,没有心灵的映射,是谈不上美的。李长生先生植根中原沃土,对于传统文化更是能够“沿波讨源,饱游沃看”,外师造化,穷通古今,终于锤炼出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并借助“雏鸭”等一系列天真、流畅的绘画形式,挥写出一段与客观物象互摄互映、真气扑人的生命律动。这般超出一般画家之上的绘画艺术成就,决非朝夕之功,是先生技法的积累、人格的修炼和对艺术的体悟的见证。
       少年时,长生先生家境贫寒,出于对于翰墨丹青的强烈热爱,他尽力克服生活中的困难,刻苦学画,矢志不移,不堕青云之志。他对中国画的痴迷是发自内心的,不需要任何人的鞭策。正是这种精神,促使他向贫穷、向命运宣战,其实,这也更是他意志、能力和热情的体现。他早年师从著名画家林国选、唐玉润二位先生,也曾作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多年;后求学于河南大学、中央美院,受到金鸿钧、姚有多、李行简等先生的悉心栽培。工作之余,他还多次外出写生,从缤纷的大自然中感受生活,获得超悟。这种对于艺术的感悟体现在多个方面,例如,作为教师,他在教授儿童学画的间隙,看到孩子们那些横也不平、竖亦不直的稚真笔触,认识到童心才是一种未经世俗蒙翳时,儿童的“创作”本能与纯真情感,自己惟有融入儿童率真灿烂的心灵世界,才能够删繁就简、洞悉事物的真态。鉴于此,他以“童心”命笔,终于达到了自我骋怀、独抒性灵的境界。新世纪伊始,他携《百鸭图》长卷进京,先后拜访了娄师白、张世简等先生,得到了高度评价,两位先生并为其题跋“李长生画雏鸭百图”,“长生画乳鸭生动活泼、颇有天趣,笔墨简练有新意,风格别具,至为难得,可佩可喜。”
长生先生作品
       长生先生的画,传统功力深厚而又极具个性,从他的雏鸭系列作品可以看出,他创作的小鸭用笔十分简练,重在小鸭头部的概括,大大的卵形的脑袋一笔带过,身体与脖颈也轻描淡写、着墨不多;翘翘的小翅表现出不同的方向与动态。噘噘的小红嘴儿更是点睛之笔,不信,假如你试着把这红红的小嘴儿捂上,剩下的一团墨真叫人不解为何物。然而,就是这氤氲墨色中的一点红,长生笔下的小鸭——活了。
       长生先生十分讲究笔墨的运用,我们可以从他名为《筑巢》的画幅里看到,那枯老的枝杈,墨色清淡而不失淳厚之韵致,恣意而不失画理之洒脱,其中几笔略显飞白的皴擦,使得主干显现出岁月的流痕,苍老浑厚而举重若轻;随意自然的几点似叶非叶、似苔非苔的点染,使画面充满了灵动与生机。而他的《谢春图》则透露出了其画类繁多、一画一格的特点:与《筑巢》相比,前者逸笔草草,简练生动;后者千笔万笔,繁复多变。简的简而隽永,繁的繁而不乱,乱中有整有序——就在这简与繁的不同风格中,暗合了六法之理,充满生命的活力。
长生先生作品
       读者尤其喜爱长生先生的《百鸭图》长卷。画分数节,画面颇具情节性和连续性,从雏鸭出世,到荷塘戏水,春风绿柳,玉兰花开,虽有一百余只小鸭,却能适时捕捉各自最生动的瞬间,合理编排。我们可以想见,无论是谨严的政治家抑或睿智的哲人,无论是发皤须白的老人还是殊无机心的孩童,也不论读者是在忙乱中惊鸿一瞥,还是闲寂静默中对坐涵咏,这些毛羽丰润的雏鸭都会撩拨起人们的童心,引导着眼睛作一种变化无常的追逐。这幅雏鸭长卷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留白处颇多。空白同样是一种艺术节奏,它无影、无形,却能引发人以无限的遐想,尤其是借助雏鸭形象的定向诱导,令人感到这些空白照样是客观存在的特定形象。这些留给人们想象的空白,无疑是长生先生试图对读者做审美的启迪,并极力寻求画家与欣赏者之间的精神共鸣。
       我们还应提及长生先生的红高粱系列作品:在那数不尽的点线交织中,形和色、灵与肉在其间啸傲徘徊,奔腾踊跃;或如骇浪,或如烈火,或如堕石,萦绕着声音的交响,更是血及生命的迸发、搏击,于离披点画、粗服乱头之余,一段不可磨灭之气宛宛可见,从而把对物象的写照变为对生命意志的肯定。
       如今,已过甲子之年的长生先生不满足于既得的成绩,力求不断超越自己,每年都会推出具有时代特色的新作品。在当今的画坛上,这样执著的艺术家是不多见的。正如他自己所说:“人生在世总要经历春醒、夏茂、秋凋、冬残,朝起暮落,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尽管生活有所改变,环境不断变迁,我却始终怀着一份对中国画艺术的挚爱,不舍得放下手中这支画笔。一些个性化的作品逐渐在焚膏继晷中问世,也还算不曾虚扔光阴,只是在冬夜冷雨敲窗之际,夏日挥汗如雨之时,面壁辄思,个中滋味儿,谁与言说。人,终究无法得享两个生命的轮回,因而认真的把握住当下,认真对待每一件作品是最为重要的。”是的,这样一位始终不渝的艺术追寻者,在艺术的长途中,他锵然前行着。李长生先生把所思所感,一一提笔挥就,化作尺幅之间的灵性墨韵,他的画作质任自然,我们坚信其艺术价值将会被愈来愈多的知音所欣赏和认同。(赵子建)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