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当代书画名家

-《山光韵华,灵气拂嘘》——杨春华女士笔下山水

《山光韵华,灵气拂嘘》——杨春华女士笔下山水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6-08-30     文章浏览次数:1801次

摘要:杨春华女士的笔下,没有“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的狂野与落寞,只有一种明亮与洁净。品读它们,总会有一种潮湿的暖意,慢慢弥漫心中。
       夫画者,心印也,外师于造化,而中得于心源,借笔墨之皮相而发之于人世也。是以,画家为画,无非情生于衷而寄于笔墨,心遥遥以往,意沉沉而安,遂得纵横敛收成一境界。而人识见之高下,内涵之深浅皆在也,无隐无遁,昭然若揭。
       清代李渔云:“夫山水者,天地之才情;才情者,人心之山水。”许是现世的无情,把她排阂在一个无声世界里的缘故,杨春华女士比常人更用心去感知、体悟、深味这一世的山山水水、花鸟虫鱼,这一世的春花秋月、人情冷暖。心思所至,左右逢源,学富力深,遂与俱化。徜徉在她笔下的山水中,人很容易走失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  
       那是一个诗意的世界,山光韵华,灵气拂嘘,把人在尘世的俗影荡涤的干干净净。洁白的积雪,朦胧的烟云,飘摇的渔舟、堆叠在烟云中的群山、遥远而矮小的密林、孤寒的垂柳,昏黄的月……每一幅画,画中每一种意向都牵引着人的神思,把一串串的诗句连缀成一个个悦耳风铃,在床头不停地鸣唱。
杨春华四尺竖幅写意山水画《哲龙初醒》  
杨春华四尺竖幅写意山水画《哲龙初醒》
       是画,亦是诗;为诗,亦为画,诗与画一,画与诗合。  
       杨春华女士笔下的山水,清心、怡情、旷怀、明世,超然澄澈,与尘世拉开一段长长的距离,是一种诗化的山水,可亲可近,却又似乎遥不可及,不可亵玩。  
       云锁为高,水阔为远。在杨春华女士的笔下,山高、水远,意境超绝,勾人心魄。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云壑、栈道、飞瀑、烟雨,写尽山势,却把一个个躁动的心摄了去。杨春华女士写王维《辋川诗意图》,把山之险峻高远,水之娴静淡然“和盘托出”,画虽尽而意不止,“诗佛”王维在辋川闲居之时,“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的世外生活让人无限嗟叹,流连忘返。“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  
       《洞天幽居听龙吟》则是让一条蜿蜒而上的栈道充当了烟云的位置,栈道像是从山上垂下的丝带,曲曲折折,若隐若现。路是云端的天梯,而人呢?便到了另一世界,虚无缥缈,似有还无。“洞天幽居”该是作者心中的东篱与南山吧,那是人最该归去的地方,把高蹈与自然融为一体,人也成为了自然的一部分了。 
杨春华小尺寸山水画《幽居雪景》
杨春华小尺寸山水画《幽居雪景》 
       平湖、远山、近树、若隐若现的沙洲,无穷无尽的天边……杨春华女士把山水的旷远写得既大气磅礴又深邃空寂,让近水的澄澈与远山的苍茫有机交融,把巨大的空间轻轻收拢起来,又徐徐铺开去,那份博大,那份从容,直直地摄人心魄。《江山不夜月千里》,整个画面伸展得很开,空阔而静谧:近山在水边断崖上低矮亭子的映衬下,显得十分高峻,而远山匍匐在水的那一端,像一头低头饮水的老牛,月白、空旷的天幕上没有一只飞鸟的影子,一叶扁舟月下夜行……        
       杨春华女士对光线的敏感,让他笔下的山水多有一种“圣光”的眷顾,天国的灵光照耀下来,整幅画作就显得异常地明亮与烂漫。  
       《春雨欲晴时,山光弄青翠》画的是雨后的山水,山之厚重与苍润与云之缥缈与迷蒙连在一起,山被云霞包裹着,洁净而苍翠,山的坚韧便完全融入了云的柔媚之中了。《白云生处有人家》这个画面,则笼罩在洁白的云雾中,烟云缥缈,是神仙居住的所在。而《古人春夜诗意》则弥漫着一种晃眼的光芒,那光芒照亮了整个画面:月光如洗,水面上一片银光,最妙的是岸边的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片洞明的世界!那光亮把人心拱拨的躁动不安。那光是文人的高洁之光,是作者为这个物欲世界寻找到的希望之光吧!  
       在无声世界里,光是作者与外界沟通并借以表达心境的一种语言吧!《江雪正寂寂,香冷入瑶席》是一种诗意的孤冷,高鸟飞尽,万径无人,皑皑白雪装饰了一个澄明的世界。人心便如落雪,在寂静中寻求洁净与澄澈。整个画面见不到一丝杂质,纯净的犹如水洗过一般。  
       我一直以为,澄明是一种圣洁的化身,在杨春华女士的心底里,一定有另一个胸次高朗的世界。就像《无题》写就的那样:一个紧促的四合院把自己包裹起来,不至于受到外界的伤害,但它同时又必须是洁净的,是最接近于自然的,与这个俗世隔开……那该是她心中的理想吧,作者显然没有找到比“无题”二字更恰切的语言,除了澄澈、洁白,什么也没有,就叫它无题好了。
杨春华四尺竖幅写意山水画《秋山野客》
杨春华四尺竖幅写意山水画《秋山野客》 
       杨春华女士的笔下,没有“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的狂野与落寞,只有一种明亮与洁净。品读它们,总会有一种潮湿的暖意,慢慢弥漫心中。  
       澄澈是一种信仰。如今,在局促的世界里,竟有机缘悠游于杨春华女士笔墨烟霞之下,资以卧游,以成林泉之志,幸甚,幸甚!文/胡清俊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