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古代书画名家

-苏东坡的枯木怪石,将文人画推动至巅峰

苏东坡的枯木怪石,将文人画推动至巅峰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6-01-04     文章浏览次数:1698次

摘要:今天,苏东坡存世的画作有《潇湘竹石图》、《偃松图》、《枯木竹石图》、《古木竹石图》

        苏东坡是北宋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和书法家,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位杰出的画家,曾经开创了中国文人画的一代新风。今天,苏东坡存世的画作有《潇湘竹石图》、《偃松图》、《枯木竹石图》、《古木竹石图》。有趣的是,这些画的内容,都离不开枯木和怪石。在苏东坡的笔下,石头又瘦又丑,枯木都打着360度的拐弯儿,完全不具备一般意义上的艺术审美。

苏轼
《潇湘竹石图》
        现藏于中国美术馆的《潇湘竹石图》为绢本,横 105.6厘米,纵28厘米。整幅画的内容非常简单,一片土坡,两块怪石,怪石下顽强的生长出几丛稀疏的幼竹。这些细碎的幼竹清新自然,与清代画家郑板桥的竹子截然不同。郑板桥画的竹子,笔法劲瘦挺拔,布局疏密相间,竹叶间具有一股孤傲之气;苏东坡笔下的竹子则参差生动,一簇簇充满了天然之趣。
        经过一千多年的沧桑风雨,《潇湘竹石图》至今保存完整,画面清晰。画卷上不仅可以看到苏东坡亲笔题写的“轼为辛老作”的字样,还可以看到从元代到明代很多收藏大家的题跋和印章,题跋字数达3000字之多,接近十米长,看上去蔚为壮观。从这些收藏印章和题跋上可以看出,《潇湘竹石图》受到了历代收藏家们的喜爱。中国古代文人往往以画抒情,苏东坡画这样两块石头、几丛竹子,又寄托了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苏东坡,字子瞻,名苏轼,四川眉山人。出身文学世家,与父亲苏洵、弟弟苏辙并称为“三苏”,在文学史上声名显赫,名字都列入“唐宋八大家”之中。苏东坡擅长诗文,他的诗豪放浪漫,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传颂至今。苏东坡的书法也自成一家,其书法作品《黄州寒食帖》被称为“天下第三行书”,在书法史上与黄庭坚、米芾、蔡襄一起并称为“宋四家”。苏东坡的绘画也别开生面,他提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的崭新绘画理论,开创了中国文人画的一代先河,对后世影响深远。
        与文学、书画上的盛名与顺利相比,苏东坡的仕途显得犹为坎坷,他一生大起大落,自二十一岁考中进士走入仕途之后,便陷入错综复杂的北宋政局。1080年更是因为反对王安石变法,被政治对手以“文字毁谤新法”的罪名投入大牢,史称“乌台诗案”。经过103天的狱中生涯后,苏东坡被谪贬到黄州。几年后,王安石下台,苏东坡被召回京城,重新委以重任。然而,苏东坡性情耿直,不久便又遭官场排挤,离京去杭州做太守。自此,苏东坡不断遭到谪贬,从杭州到颖州,再到惠州、海南等地,这些地方在当时不是偏远贫穷就是荒无人烟,让苏东坡受尽苦楚,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被谪贬的迁徙与奔波之中,终生都在政治压迫中寻求突围。
        生活的坎坷、政治的压迫,反映到苏东坡的精神世界,便演化成怪石和幼竹的奇妙组合。《潇湘竹石图》中的幼竹冲破巨石的重压,昂扬着向上的生命激情,正是反映了苏东坡对于险恶逆境的抗争与不屈。
        除了《潇湘竹石图》,更能反映苏东坡内心世界的,还有《偃松图》。
苏东坡
《偃松图》
        画面上是一棵偃松。偃,就是躺卧的意思。松树不是向上长,而是横倒着长,可见它生长在比较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如同黄山的那些怪松一样,受到了气候的严峻考验。不仅如此,这棵松树还打了一个360度的弯儿。专家认为,这个弯儿是苏东坡画树的招牌笔法,比如现存于日本的《枯木竹石图》也有着同样的弯儿。
        事实上,360度的怪弯在自然界中恐怕很少见到。正如苏东坡在《偃松图》上自题的那样:“怪怪奇奇,盖是描写胸中磊落不平之气,以玩世者也。”苏东坡笔下的枯木怪石反映了作者壮志未筹、积压在胸中的郁结,淋漓尽致地抒写出了苏东坡胸中的抑郁与不平之气。
        从许多名人逸事里,我们了解到苏东坡豁达的、超脱的一面,《潇湘竹石图》和《偃松图》却让我们窥见到苏东坡内心的压抑与挣扎。但是对于苏东坡的绘画,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说他固然画出了一种精神,却画得不像,自然界中哪有这样奇怪的松树呢?对此,苏东坡专门做诗回应道:“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意思是说,要看画得像不像,这个标准太低了,简直跟小孩似的幼稚。
        苏东坡主张绘画要形神兼备,提倡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赋予绘画以诗的意境,以笔墨丹青抒发自己胸中的意气。他的绘画理论,对中国文人画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古人论画,主要重形似,画得越细越像就越好,像照片一样才最好。宋代的院画就是如此,画得非常繁细,皇帝看了就非常喜欢。这种写实主义登峰造极,产生出如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这样的极品。《清明上河图》以高度写实的技法,描摹了北宋京城的繁荣热闹。画中桥梁舟车、城郭屋宇、街坊店铺无不细细描绘。
        苏东坡却一反陈规,放弃对形似与写实的过度追求,转而追求神似与意境,提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的全新绘画理论。所以苏东坡在画画的时候,经常就一笔草草,不求形似。这种理论给后来的书法家,开了一个无尽的法门,以后像文同、米芾、杨无咎等很多学习苏东坡画法的文人画家,乃至于到了元朝、明朝、清朝,文人画逐渐成了主流,反而把那种很繁细的画工的画给压倒了,这就是苏东坡的伟大贡献。
        正如《潇湘竹石图》和《偃松图》这样,通过对简单事物的描绘,借景抒情,表达一种诗意的情怀,使文人画走上了新的发展道路。继苏东坡之后,历代文人对苏东坡的画竞相模仿,中国文人画发展迅速,尤其在花鸟画和山水画上取得的成就最高,清代的朱耷和石涛的作品,更是让中国文人画达到了巅峰状态。从朱耷的花鸟画中,可以看出它与苏东坡《潇湘竹石图》以及《偃松图》的继承关系,不同的是,朱耷的画上多了一两只鸟而已。石涛不画青山绿水而画穷山恶水的审美理念,同样来自于苏东坡的以怪为美。
        令人痛心的是,弘扬了文人画的苏东坡,却没有几幅画作流传下来。苏东坡的小品画,根据他自己的诗文集,还有宋人的各种记载来看,在当时画了很多,不过由于他一生坎坷,在党争之中经常受迫害,宋徽宗还禁毁过他的诗文集,当然他的书画也绝大部分被销毁了,宋人记载,仅剩十之一二,又经过一千多年的战乱,到今天他的书画存世的恐怕是凤毛麟角了。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