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当代书画名家

-太行山水太行情 —张培华老师作品探析

太行山水太行情 —张培华老师作品探析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3-20     文章浏览次数:2029次

摘要:对太行山所进行的艺术创作,从古至今数不胜数,但张培华的作品能给人别样的感受,就在于他对绘画语言良好的掌控能力,能用油画的优点去结合国画,创作出耳目一新的作品。

        对太行山所进行的艺术创作,从古至今数不胜数,但张培华的作品能给人别样的感受,就在于他对绘画语言良好的掌控能力,能用油画的优点去结合国画,创作出耳目一新的作品。此外,重视写生也是艺术家作品感动观者的一个方面,重形、重记,用自身的艺术特点去融合山水特色。艺术的回归是艺术家又一成功之处,用不同的文化去比较并反观,用回归后的理解去诠释太行。

一、绘画语言的转换
        当中国画家第一次拿起画笔画油画时,中国意向油画也就开始了。这是尚辉先生在《意向油画百年》一文中所做的总结,其中他提到了写实性绘画的意向转换,他认为,中国的油画家,他们尝试着把中国文人画中的写意的手法应用于油画的创作之中,把中国画中的线描,用笔等同于油画,使油画与中国文人画的写意手法相融合,产生一种新意象的探索。笔者在这里讲述的张培华老师也在做一种转换,是一种绘画语言的转化,与上述相反的是,他是用写实的油画语言应用到空灵的中国山水画中,是从油画向国画的转换,这个过程不是抛弃的过程,是吸收和创新的过程。这种尝试之前也有很多大家在做,刘海粟就是这样一位先驱,他在画油画中受西方印象派绘画的影响,但在他内心中,是用中国画的审美心理指导着艺术创作。在看到张培华老师的一系列创作之后,我也深深的感受到这种糅合之后的艺术的感染力,其艺术审美价值和人文价值的提升,都在其语言转换的成功里尽现。他在用一种艺术自觉和文化自觉去探索,将西方油画的审美意识与中国传统的哲学观结合,并渗透到画中的各个角落,开拓出一种别样的意境。
张培华山水画《庭院秋色》
张培华山水画《庭院秋色》
        具体说来,老师在用油画的厚重和明朗,去弥补国画视觉上的单薄,用国画的“意”,来补偿某些过分写实的情景。也正是这两种语言恰到好处的结合,使得张老师的作品,能深入人心,感动到观看者。老师的作品中,大多是在表现太行山的,在这些作品中,既有太行山的雄浑,又有国画里寻求天人合一的“道家”之境。例如作品《大河炊烟》,你可以看到油画那种敦厚之感,也可以寻到油画透视的影子,近了去看,似乎还想去触摸山石的坚硬感。而远处的炊烟和山川,国画的飘渺和悠远,又拉长了你的思绪,你可以用中国画的散点透视去一点点一段段的品味,不用着急一眼望尽,去细细的看,或者是拆开的看,然后再合并它,你会发现你可以不连贯的去找故事,但最后的结局是完整的。中国山水符合国人的审美心理需求,这种语言成功转换后的成果,使表现山水的形式与艺术的审美功能更加协调,也使得写实与写心更统一。从观赏方式来说,这种语言的转换,也使得空间意识得到了置换,以前的国画是放在面前把玩的,是近处欣赏,而用油画可取之处去表现国画,让国画可以登上更大更高的台面,可以展示到大的公共空间,让现代都市人去接受延展的山水水墨之美。
二、重写生—胸有丘壑笔自宽
         元代黄公望在《写山水诀》中写道:“皮袋中置描笔在内,或于好景处,见树有怪异,便摸写记之......”,这是一种创作状态,也体现出画家对写生的一种态度。而张老师的创作方式和创作态度,也是同样的。他对笔者说过这样一段话,就可见其对写生的重视程度。他说:“人们都爱中国画的意境,何为意境,意是主观的,是人们的思想,可以随时转换的;“境”是客观的,是客体,也就是我们面对的大自然,是画家写出来的,体现的是画家对客体的把握能力。如果一幅画没有描绘的客观对象,没有形这个东西,那就只剩下主观臆断了。是的,山水画家,如果不亲自爬山涉水遍游名山大川,很难想像他们怎么去画出有意境,有情感的作品。邵大箴先生在这个问题上有这样一种理解,他在《中画山水画与西化风景画的同和异—兼论两者交融的历史、现状与前景》一文中这样写着:“艺术的写实与写意体系,在价值判断上无高低优劣之分。此外,写实与写意界限也是模糊的,写意中不可能没有写意,写意中也不可能没有写实的成分;否则,写实便成了机械的模仿实物而无主观情感的成分;,写意也会变成脱离具体物象世界的抽象表现。这让我想起做菜来,一盘佳肴的美味,在于厨师对他的加工和烹饪,把原材料的再组合是关键的;而绘画也一样你对山水有感动,有理解,加上绘画的功力,才能变成一幅令人称赞的作品。而一幅画想要既有审美价值又有人文价值,不得不需要画家本人亲自踏上那片风景之地,去感受山水随风而动,因势而变的独特。张老师认为写生不是游山玩水,而是一个艺术家去体验生活,激发创作的过程。
        中国传统山水画家一贯重视写真山真水,黄宾虹在《中国画学全史序》中说:“大家杰出,诣臻神妙,多师造化,几于化工。其最著者,如荆浩之写太行山,董源之写江南山,米元章写京口江山,黄子久写海虞山水,诸如此类,又皆因其所居之地,朝夕目睹,各有不同,一一施于笔墨。明末的大画家,同时也是理论家的石涛,对写生也是有着独特的看法,不然不会有那句著名的经验结晶—“搜尽奇峰打草稿”,这些古人的记录和笔谈,都证明了中国山水画的基础是重写生的。坚持如张老师,经常在太行山上写生,从早到晚,四季抽时,去感受太行四季的时时景色,去体会自然的魅力。久居于山或是潜于观察,正是这种坚持写生的创作方式,一幅幅有关太行,另人叹服的作品就产生了,例如《太行春秋图》、《太行人家》、《幽居》等作品,都是他在某座山头驻足长久的果实。而从油画到国画这种语言模式的结合和转换,让我们可以轻易识别出张老师的作品来,老师成熟的风格已经形成了太行的构图模式,也可以称为符合我们审美感受的审美模式。邵大箴先生在文中写过:“近代山水画衰退的原因之一,是因为画家只在前人的作品中付生活,只注重笔墨情趣,而忽略了在描绘中与客观物象相应的真实与形似,因此,使津津称道的笔墨趣味失去具体实在的艺术感染力,也失去画面应有的视觉效果。这和张老师在和我谈话中强调的很相似,画山水一样要重形,无形无骨,所谓的文人画,不重形似,只抒胸臆,只是一种偏见和掩饰,而真正好的作品,是笔墨意趣和形式美感兼备的。在张老师的作品中,你可以看到太行山的险和峻,也可以领略他的秀和美,他的每幅太行都有不同性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被张老师的笔墨记下了,也写下了,通感了他的个人经验和体验之后,就有了我们眼中的太行山水,而笔者以为,这些理解,使得他画出了太行的魂。
三、画家的民族心理
        艺术家在艺术之路的探索过程,也是作为艺术家自身的完善过程。当我问及老师当时在油画上已经有了一定造诣了,为何转向国画,老师用一种肺腑的语气告诉我,中国人嘛,还是想用传统的艺术方式去表达自己的内心,尤其是人老了之后,这种归根寻根的心更切,所以艺术创作方式也会有所转变。这让我想起徐悲鸿、吴作人这些中国的艺术先驱,他们也是立足于民族文化的基点之上,清醒的借鉴外来艺术之所长,后来由油画转向中国画的创作,在这种转型的过程中,没有一丝枘凿痕迹。张老师在看到老一辈这些成功的例子之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也坚持了自己的艺术之路。他执着的认为,绘画要有民族性,中国人的寻根心里是如此之强大,他会左右你的艺术态度,甚至是方向。在张老师这里,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他学习油画之后,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比较、反观,能更深刻的理解中国画的精髓。按照艺术起源的方式和艺术发展的规律来看,艺术不受社会影响或是独立生存的状态是成立的,因为艺术有它的自律性,但是社会发展终究会影响到第二属性的艺术,不管你承不承认,他至少是影响艺术家的。瑞士心理学家荣格说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是“集体无意识”的现象,而集体无意识的解释就是一种代代相传的无数同类经验在种族全体成员心理上的沉淀物,而之所以能代代相传,正因为有着相应的社会结构作为这种集体无意识的支持。所以无意识不是没有意识,而是意识不到的一种行为。这就解释了张老师所说的落叶归根,寻求根源的问题,艺术家潜意识中用民族心理推动着自己的艺术创作。生在河南,为家乡的山水而感动,也为这片土地而魂牵。
        如果能把张老师作品搜集起来,认真比对,会发现他的艺术风格是趋于稳定的,这种稳定不是老套,不是固定,而是形成相对稳定的表现形式,这也标志着一个艺术门类或一位艺术家艺术特征的成熟。除了民族心理之外,在张老师的作品中,还能感受到浓浓的人文关怀,例如作品《绿色家园》,放眼望去,郁郁葱葱的树木充满整幅画面,用一种俯视的角度构图,在视觉上给人以震撼力。中国画讲究留白,这幅画留白很少,但是留得空间却恰到好处,在人体工程学上符合人们的视觉习惯,也使得整幅画面显得通透。起名绿色家园,画中是否有家呢,这就要我们观者的细心了。画中左上角繁茂处,隐藏了五处青瓦房,虽然只露了五个屋顶,但“山林深处有人家”的诗意已经坦现了。绿色环保是社会的一个任务,绿色家园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中国梦”,艺术家在创作时想必也是被眼前之景扣入心扉,来完成自己的一个田园梦。而在《太行农家》和《太行春秋图》这些作品中,还可以寻到道家的一种超然之感,烟云飘渺,极致极幻。山水总是被称为内有筋骨,不同的审美心理需求,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教育背景,对艺术的理解也不一样,而在笔者看来,更愿意借用古人来形容山水画的功能美,“可居”“可游”视为最。艺术家进行山水画的创作,同时也在体现他对自然的折服和感动,中国哲学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在张老师的画中,就可以看到这种和谐景色。在作品《牧归图》中,牛群整齐的在高草中穿行,他们不去破坏他们赖以生存的草地,后面踏着前面踩好的路途,整齐的归家。这样一种动物与自然融洽的画面,被艺术家记在了笔下,也给我们观者的心灵,进行了一次净化。
        在社会愈来愈现代化的今天,山水画艺术给了都市人情感的补偿,艺术家除了反映现实,也在构建一种可视的超现实。张老师的画之所以能够感动我们,是因为这些画与我们的情感产生了共鸣。艺术的情感补偿功能是神奇的,不论它是基于现实,还是材料挪用,他都给了我们美的享受。熊秉明先生有一段话,正好可以在此表达我的感受,也表达了艺术家本人的回归之心:“一个人总是生于某地,青年时会去远行,甚至在异地长大,而慢慢就会萌生回归的愿望。但回归和思乡不同......回归是一种认识,一种成熟......”张老师艺术的成功,得益于他对绘画语言转换的娴熟驾驭,他对写生的重视,对抒胸臆的直爽,更重要的就是他的心,他的回归。
        张培华先生的作品在淳道字画商城陆续展出,请登录淳道字画商城进入张培华先生专页欣赏,同时开通订购收藏热线:4006757516,欢迎新老顾客光顾。
点击欣赏张培华最新国画作品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