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收藏

- 书画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书画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12-03     文章浏览次数:4570次

摘要:11月15日晚,嘉德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李可染创作的《万山红遍》以5800万元起拍,经多位买家数十轮的竞夺,最终以1.84亿元成交,市场为之振奋。

      11月15日晚,嘉德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李可染创作的《万山红遍》以5800万元起拍,经多位买家数十轮的竞夺,最终以1.84亿元成交,市场为之振奋。

      纽约当地时间11月9日,佳士得举行的艺术家的缪思晚间拍卖会上,国内知名收藏家刘益谦以1.7亿美元拍得20世纪意大利天才画家、表现主义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莫迪利亚尼的画作《侧卧的裸女》,创下了世界拍卖史上第二高的成交价格,仅次于今年5月以1.79亿美元拍出的毕加索巨作《阿尔及尔的女人》。

      这两条近期备受热议的信息,让无论是国际市场,还是国内市场,都充斥着:市场,似乎在回暖的信号。

尚水法《江色渔家》

尚水法《江色渔家》

十亿人民币,买便宜了

      无论是实至名归,还是一次偶然,以1.7亿美元成交的《侧卧的裸女》,还有1.84亿元成交的《万山红遍》都无疑成为本季的天价之作。

      对此,某拍卖所所所长说两幅作品实至名归!于刘益谦而言,十亿人民币买便宜了!刘益谦拍的这张画很重要,这张画应该值十亿美金。在他看来,如果西方的油画里,只有五张画可做留世之作,那么梵高的《向日葵》是实至名归,然后是毕卡索的《亚威农少女》,第三张就应该有这张画,再往前推还有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然后就是塞尚的代表作品,所以说这幅画值十亿美金都不为过,这是一幅值得传承的佳作。一幅作品达到天价,这也预示着其余的系列作品将也有不可估量的价值预期。

      而对于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业内人士认为,李可染的作品与鲁迅的文章一样,在当时的时代具有特殊的意义,其价值和珍贵性不言而喻。今天的成交价并不意外。李可染多年在学术领域有着重要地位,其水墨技法博采古今,吸收西方写实技法,在中国现代画坛备受推崇,特别是山水画,一直受到市场的热捧。而且业内也普遍认为,他的红色经典题材作品依旧会成为未来拍场上天价成交的最主要类别和题材,未来仍能坚挺并继续走高。

      还有业内人士说,尽管中国艺术品市场存量最大的就是近现代美术作品,但在有大量资本介入的最近十年间,精品也已经被搜刮殆尽。尤其在近些年市场行情下滑的情况下,短期内不会有精品流出,过亿元的拍品越来越难得,艺术精品出现的越来越少。这也为未来李可染作品再创高峰留下伏笔。

 

杨功业四尺斗方花鸟画国画荷花《不染图》

杨功业四尺斗方花鸟画国画荷花《不染图》

不具有稀缺性天价就不靠谱

      尽管从藏品的价格等级和价格总量来说,刘益谦都无愧于中国收藏界一哥的称号,有着多年文化创业产业发展研究及文化艺术市场研究资历的李垒也以刘益谦捡漏了!来评价此次拍卖。

      从收藏价值来考虑,越是具有排他性、唯一性的藏品,其收藏价值越高。这也就是以他为代表的藏家几十年来一直推崇的收藏理念:精品、绝品、孤品。从这一视角看,刘益谦拍的的这幅《侧卧的裸女》显然不具备这一特性。虽然这幅画作属于莫迪利亚尼作品中的精品,彰显其巅峰艺术成就的《裸女》系列,但关于裸女像的主题,莫迪利亚尼创作了一个系列,这只是30多件作品的其中一件,未来对其稀缺性估值不可考量。可以说,不具有稀缺性,即使是天价也未必经得住市场的长期考验。

      同样也有质疑者认为,刘益谦只能算得上是一名职业收藏家,而不是一名专业投资者。尽管经历近几年在高端市场板块频繁得手,刘益谦这种在国际和国内市场上一掷千金的土豪式竞买,并不能归入专业艺术品交易或投资的经典教学案例,因为不管是其在2009年横扫当年国内拍卖市场上成交价前10名的艺术品中的4件,还是在2010年挥金20多亿元进入市场并以3.08亿元拿下举世瞩目的王羲之《平安帖》,甚或是后来购入苏轼《功甫帖》、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和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等一系列天价拍品的种种表现,都无一例外地在挑战专业投资的逻辑。因为他在高端艺术品市场上的购买经验并没有形成一套成熟且可以被其他同行借鉴的艺术品收藏标准,至少从目前来看,在他所有的购买案例里边,并没有出现过一件可以作为投资教学案例的交易标的,因而刘益谦并不是专业投资圈里边常见的那类投资专家,他在全球艺术品顶级收藏俱乐部里边的种种表现都只能看成是他个人的一种习惯行为,或者说是个人能力的表现,但并不见得是专业市场操作逻辑的必然要求。

程守贵花鸟画《一叶知秋》

程守贵花鸟画《一叶知秋》

书画市场回暖这句话不恰当

      天价成交后,有业内人士感慨,在市场大环境欠佳的行情下,暖冬模式正在开启。然而回暖一词用的并不恰当,高价并不意味着回暖,低价也不能说明遇冷,真正值得投资的作品,永远都是热的,永远值得追捧,所以有价值的艺术品,不存在冷、暖之分。李垒这样解释到。

      这一观点与佳士得纽约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主席DerekGillman先生不谋而合。DerekGillman举例提到:在犹太人主导的巴黎画派中,有些艺术家是近几年突然大受追捧,但是莫迪利亚尼的艺术地位在过去一个世纪中都较为稳固。而他某些作品的价格在过去几年忽然大幅飙升,比如说他的裸女像。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物以稀为贵。因此一旦出现,即为追求顶级作品的藏家追捧。

      而且,事实上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外市场,天价和惨败并存,并且明显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若说市场回暖还尚欠妥。一方面刘益谦对莫迪利亚尼《侧卧的裸女》的出价,创下艺术品拍卖史上第二高价;史上最高价是在6个月前,毕加索的《阿尔及尔的女人》)以1.794亿美元的天价售出拍卖行拍出)。另一方面,卢西恩弗洛伊德、克里斯托弗伍尔、马克罗斯科和费尔南莱热等身价一向较高的艺术家的作品却未能找到买家,或者未达到目标价。莫奈于1908年前后创作的《睡莲》是一件经典的印象派珍贵画作,这幅画仅卖出了3380万美元的价格,远低于最高5000万美元的预估价。大多数拍卖会的总成交额处于预期区间的低端,甚至低于区间下限。

      数据也显示,苏富比去年的当代艺术晚拍成交总额为3.436亿美元,今年则为2.948亿美元。今年佳士得战后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总成交额为3.311亿美元,这一数据与去年11月同一拍卖会的8.528亿美元相去甚远。

      国外一些分析也表示,在中东地区动荡不安、预测美国可能加息、中国经济放缓之际,看上去外部世界似乎终于对艺术市场产生了影响天价和惨败共存的艺术市场已然开启了调整。同样喜忧参半的情形在国内市场也在上演,今年国内秋拍市场的冷淡,业内早有共识,买家惜金、卖家惜售状态仍在持续。以中国嘉德秋拍为例,潘天寿的两件作品的表现就并不如意,如《朝霞》刚进底价区就已无人出价,董其昌《疏林茅屋图》也是如此。不少名家普品还遭遇流拍,比如估价400万-500万元的蒋兆和《春耕图》、估价800万-1000万元的徐悲鸿《倘得优游销岁月》等。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