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新闻

-从中书协第七届改选谈起

从中书协第七届改选谈起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11-26     文章浏览次数:1890次

摘要:其实,对于广大书法人,书协能否在制度上保障会员权益、能否推出更多的优秀作品,才是大家应该关心的,至于谁当书协主席,和我们有关系吗?

书法

        书协临近改选,大家都在猜谁是下一届主席,查年龄、论资历、挖背景。但这两年市场不太好,而且人傻钱多的粗放型书画投资景象有所改观。据说山东一画廊当年收了某省书协主席一百多万的字,本指望赚得盆满钵满,没想到最后只卖出去几张,那真叫欲哭无泪。其实,对于广大书法人,书协能否在制度上保障会员权益、能否推出更多的优秀作品,才是大家应该关心的,至于谁当书协主席,和我们有关系吗?

        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有心人总能从细微处发现市场变动的节奏。书画市场最近从“赌主席”渐渐发展为“赌博士”,一些机构频频推出“书法博士展”,而且阵容动辄数十人。于是就有人问:书画家不好好写字画画却亮出自己的文凭到底想干啥?不过,从一个侧面至少印证了这些年书法高等教育所取得的成绩,这些有着专业背景的书法人正在逐渐成为书坛的中坚。

马云画画

        微信是个好东西,足不出户便可视通万里,而且还可以晒作品、抢红包、拉选票,一点开朋友圈,各种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我们很容易以为自己占有了这些信息,其实是信息占有了我们。新闻报道马云拍卖了他的书法,说是慈善拍卖。他不直接慈善,而是绕个弯子,通过拍卖自己的书法做慈善。慈善活动是应该的,但这不是艺术。马云是个拥有了些风云的人物,又刚刚受邀担任了英国首相的特别经济顾问,所以难免生出些改变世界其他角落的雄心。附庸风雅本来无可厚非,历来许多人都是从附庸开始,渐渐风雅起来的,但“附庸”的本意是很把风雅当回事的。马云玩玩书法绘画,艺术界付之一笑可也,但某个所谓的艺术家与马云合作了一幅画,卖了几千万,虽然也是慈善,但这感觉总是怪怪的。
 
吴梅村
吴梅村手迹
        书画至柔,加之红尘磨洗,旧物大多荡然无存,不是所有的书画都能进入《石渠宝笈》。吴梅村一代文宗,诗词文章流播海内,其《圆圆曲》更是家喻户晓,惜其书画之名为诗文所掩。我们能看到的他的书画作品十分有限,其书法走的是赵孟、董其昌一路,此乃当时书法之正途。顺治九年,清廷“诏起遗逸”,以名利笼络江南士子。清廷以秘书院侍读的名义征调吴梅村入京,调令一下,其陷入两难境域。因为崇祯帝曾对吴梅村优渥有加,侯朝宗也曾驰书吴梅村,劝他万不可事奉新朝,吴梅村当时也斩钉截铁地回应“誓死不出”,但吴梅村最终还是赴京了。近来获吴梅村一批信札,不仅印证了清代史书故意语焉不详的“奏销案”史实,而且记载了“奏销案”对他的打击程度、穷困的生活状态,以及挨穷、挨饿,还得强撑体面的惨淡凄凉心境。历史是面镜子,照见世间诸相。想想鼎革之际的吴梅村、钱谦益等人,真不容易。读他们的信札、诗文,总能感觉到他们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他们似乎总处于一种无可遁逃的尴尬境地。
        近几年,随着书法研究的不断高涨和日益深入,书学界正朝着日益理性化的方向进展,书法研究已经从阐释式的创作依附地位中解脱出来,从种种迹象表明,书法正在从高山流水转为雅俗共赏,这种“全民皆书”的现象正是我们想看到的。转载自《美术报》(原标题:从书协改选谈起)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