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

字画百科

-淳道读汉晋竹简

淳道读汉晋竹简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9-16     文章浏览次数:813次

摘要:汉晋简书意境,今人已无法达到。其时人们尚未受楷书熏陶,尚在自然向楷书过渡阶段。正如有相当书法修养者写不了儿童字的天真烂漫,不自主地带出法来。当然也无必要回归,取所需可也。李柏、济白、平复诸帖,皆无多少笔法讲究,故天然大方。
张海四尺斗方书法作品隶书《奇石尽含千古秀,异花长占四时春》
张海四  《奇石尽含千古秀,异花长占四时春》
        汉晋简书意境,今人已无法达到。其时人们尚未受楷书熏陶,尚在自然向楷书过渡阶段。正如有相当书法修养者写不了儿童字的天真烂漫,不自主地带出法来。当然也无必要回归,取所需可也。李柏、济白、平复诸帖,皆无多少笔法讲究,故天然大方。
        法多,则作品乏天趣,特别是用笔的讲究越多,字越造作越小气。八大字,线条粗细少变化,转折少顿挫,仪态怪伟,自然大方。艺术规律与笔法不同,前者从客观中提取总结,后者是人为(已形成的人为)。故前者多,则自然;后者多,则造作。惟有过此“自然”与“造作”两关者,始称透网鳞矣。
         书法基本是抽象的艺术,也是最宜抒情的艺术。情者,心也,或者称情绪。不管何种情绪,然最不宜无书兴。人在激情状态下,理智是极其次要的。而抽象艺术最忌理性安排、造作,但又不是功利主义的胡来,故弄玄虚。
        凡入碑书历来都是严肃字体,直至今日。虽唐太宗《温泉铭》、李邕《岳麓寺碑》为行书,但这是文学性文章,而不是传死者功德的墓碑。
王荣生八条屏书法作品隶书《八条屏》
王荣生  隶书《八条屏》
        如果说北碑高度的书法成就可以与帖并美,或比帖更高,那么为什么唐继承魏碑体的不见一人?而隋唐以至后来帖书如此昌盛,当然与唐太宗提倡王羲之书有关。后来帖之衰和清八股文馆阁体有关。而从字体的本身因无什么变化,故书法面貌也大致相同了。
        假如唐至宋元,字的结构改变了,如小篆之变隶、隶之变行楷,则宋元定有新时代书风产生。而魏碑体千多年来不见传者,直至清末包世臣、康有为、赵之谦等始提倡魏碑,正是它如篆、隶一样完成历史使命,只是不同于篆隶覆盖全国范围而局限于北中国局部而已。
        如汉魏画像、石刻与顾恺之《女史箴图》、《洛神赋图》一样,后者风格一直流传至唐宋元明清形成工笔,而石刻不见继承者。后来绘画上借鉴外来美术有了新的发展。同时帖学字渐僵化衰颓,无新书法艺术可资借鉴而总是如此模样。于是回头借鉴自己的同伴魏碑体,正如郑板桥以隶入行而呈“乱石铺街”独特面貌。高更说:“野蛮年轻了我的艺术。”
        书法的高度境界是不知我在写字还是字写我,什么疏密、聚散、章法、用笔、结体等等,一概置之不顾,一味在写我。不须瞻前顾后,只是一意孤行,适性尽情,信笔所之,生命将如此耗尽。我就是我,能得如此,我将纵情大笑,天空海阔,毕生之愿足矣!
        自然、天趣与力,也是一对矛盾。书法讲究转折、顿、挫、金石味等。有力感但不自然,则易流于造作,乏天趣;而不讲用笔过于强调结体也会走向少力感。如何使二者统一,也是辩证关系。

        北朝碑版书体(魏碑体)实在是由隶向楷过渡中间阶段的书体,即使排除刀刻因素,也应如此。由北凉且渠安周碑到龙门二十品,再到张猛龙碑、张玄墓志可以看出这一发展脉络。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