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画资讯-古今名家-

古代书画名家

-历史上书法家独创的几种书体

历史上书法家独创的几种书体

来源:淳道字画网      时间:2015-09-12     文章浏览次数:1553次

摘要:  魏晋以前,书体也泛指字体,它也指书法家独创的某种书写形体,除人们常说的欧体、柳体、颜体、赵体等外,还有“飞白书”体、“瘦金书”体、“漆书”体以及“板桥体”等等。

  魏晋以前,书体也泛指字体,如真、草、隶、篆。此后,各种宇体完备,“书体”便用来专指汉字在书写上具有某一共同特点的形休。如篆书中的大篆、小篆,隶书中的秦隶、汉隶、草书中的章草、今草、狂草,楷书中的魏碑、唐楷等等.它也指书法家独创的某种书写形体,除人们常说的欧体、柳体、颜体、赵体等外,还有“飞白书”体、“瘦金书”体、“漆书”体以及“板桥体”等等。

 

蔡邕“飞白书”

蔡邕“飞白书”

  “飞白书”是东汉陈留(今河南杞县南)人蔡邕(132_193年)所创。据载,灵帝熹平年间(172-178年),蔡邕奉格、命作《圣皇篇》,一日,他去皇家图书馆“鸿都”交卷。届时,鸿都门正修缮。他见工匠门用扫帚蘸着白灰水刷墙(有的说是写字)。他发现墙上石灰水的痕迹,.有的呈丝状条纹。很是好看。回家后,他学着工匠的办法在纸上写大字。遂创金飞白体”。“飞白”者,取其若丝发之处谓之白,形势飘举谓之飞,故名。它不同于枯笔书。自蔡a创飞白书体用于隶书后、南齐萧子云作小篆飞白。唐太宗、庸高宗取之用于行、楷书。宋太宗、宋仁宗专尚用于草书。至清代张燕昌又取之于入印。张怀瓘《书断》评飞白书“得华艳飘荡之极”。唐代诗人岑文本奉唐太宗之命,为“飞白书”作了一首题为《奉述飞白书势》的律诗:“六文开玉篆,八体曜银书。飞毫列锦绣,拂素起龙鱼。凤举崩云绝,鸾惊游雾疏。别有临池草,恩沾垂露余。”“六文”指文字学上造字规则“六书”,即象形、指事、会意、转注、假借。“八体”指秦时的八体书,即大篆、小篆、刻符、虫书、摹印、署书、殳书和隶书。诗的头二句,概括了书体创造及发展之迹。接着极力描述飞白书的美妙,如锦绣,似龙鱼,有凤举鸾惊之态,崩云游雾之奇。诗的结尾以“临池草’暗喻与其他书体的特色,也得到了唐太宗的“恩露”,受到了赏识。据考,这首咏“飞白书”的诗,还是我国诗坛上咏书法诗的先声。

 

赵佶“瘦金书”

赵佶“瘦金书”

  “瘦金书”为宋徽宗赵佶所创。赵佶在政治上并不高明,“靖康之乱”后当了金人俘虏,死于五国城的境地。但他在书画方面是个行家。其书曾学黄(庭坚)、薛(稽)二家,后加以变通,揉合别家之长创“瘦金书”。因这种书体“瘦硬通神,有如切玉”,故名。其特征是:结构修长,横划收笔带钩,竖下收笔带点,撇如匕首,捺如切刀,竖钩细长,转折处圆浑遒劲。有的认为,“瘦金书”瘦得只剩下了骨头,是一种病书。其实“瘦”在书法里不一定就是病,不是有‘书贵瘦硬方通神”之说吗,问题是不能一味地追求瘦,及至枯枯瘠。赵佶所书的“瘦金书”,于瘦硬中寓艘润,挺劲犀利,清丽飘逸。若欣赏徽宗用“瘦金体”书写的通篇作品,“行间如幽兰从竹,冷冷作风雨声”,犹如众女扣乐起舞,翩翩穿梭而章节不乱,给人一种优美的感受。至于不善学者,反致露骨之弊,则另当别论。已故著名画家于非闇,将“瘦金体”用于工笔花鸟画的题跋上,是比较成功的一位。

金农“漆书”

金农“漆书”

  “漆书”是清代书画家金农(1687-1764)承汉魏六朝方笔碑碣的法乳,尤其吸取《天发神谶碑》、《国山碑》、《龙门二十品》等碑特点,加以变化逐渐形成的一释书体。它不是说用漆在纸上写字,而是指墨浓如漆、用笔方扁如刷,具有漆简的意趣,故名。又谓“金农书”。它用笔平直,横粗竖细,起、收笔处有隶意,很象用现在的油画笔“写出”来的隶书;字任字势或长或扁,往往上大下小,不拘于规矩。然这种横肥直瘦的笔法源于何碑,似乎难找出处,这或许是金氏的大胆创造。随着近代出土资料的日益增多,我们看到《延居汉简》中“诏书”二字以及“春君”简上的不少字,也是横粗直细,似乎用扁笔写成。这就使人们很自然地想到,这是金农的纯天才创造还是他当时也看到或占有汉简资料或类似风格的书法资料,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且有待学者研究的问题。但不管怎么说,“漆书”体的出现,其意义不仅在于体现了作者的艺术主张,更主要的是不受时尚“馆阁体”的束缚而提出的挑战。有评者谓,“漆书”作为后学的模范或会堕入魔道。所谓“魔道”,可理解为不在功力上狠下工夫而企图取巧。正如郑板桥在赞金诗中所赞道的:“乱发团成字,深山凿 出诗.不须论骨髓,谨能学其皮。”

郑板桥“六分半书”

郑板桥“六分半书”
 

  “六分半书”是郑板桥独创的一种书体。郑板桥练书法是下过一番苦功的。他临摹前人的字帖,几乎达到了维妙维肖的程度。相传有天早晨,板桥正在帮助妻子梳头,忽然,铜镜中映出的物象引起了他的注意。原来,墙上挂有一幅前人的书法,从镜予里看,字是反的,而且略有变形。板桥觉得这种变化了的字,别有一番风味,就不自觉地用手指在妻子背上描划起来。妻子感到很奇怪,当明白郑板桥在练字时,她生气地说:“你有自家体,老在别人体上写什么!”板桥顿受启发:对呀,写字应有自己的体,老在别人后面一步步爬行,有什么出息呢?从此他在黄山谷真书的基础上,大胆地揉入八分之波碟,篆字之结构、行草和画兰竹之用笔,真、草、隶、篆、兰、竹融为一休,章法布局也不拘程式,倚正、大小、宽窄、硫密错落有致,上下左右互相避让呼应,有如“乱石铺街”,终于创出了一种新的书体,自谓“六分半书”,后人称为“板桥体”。他对自己的这种书体曾公然申明是“不在寻常蹊径”的“震电惊腐之字”。“板桥体”一出,历来毁誉各半,誉者谓其敢于冲破前人藩篱,尤其在馆阁体风糜之时,以古雅别致的新书体开书法史上之先河。贬者谓其“不论不类,不今不古之儿戏字体”(王潜刚《清人书评·郑燮)。近人杨钧斥之为“小道”(《草堂之灵》)。我们欣赏板桥体,应多吸收他变通的理法,若光学其程式,大抵是要碰璧的。

        诸如,于右任的“标准草书”、宁斧成的“宁体”、陆维钊的“反结体”等等,都是匠心独运的创造。一种书体的形成,除反映了书法家的艺术观点、修养及追求外,也往往受到时代的影响。我们期待着更多、更适应时代潮流的书体的出现。

用户评论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相关书画作品

最新字画文章

热点文章

浏览记录

[清空记录]